【转载】覆灭序曲

Universe of My Own

Written by Explorer

*覆灭序曲***

*星联纪元183年*

(一)*Illution*

飞船终于减速到能够看清舷窗外的太空了。

每在这种时候,埃梅尔总会坐在窗旁,无事可做。永恒的死寂,他想。

相比于背景的空虚与深邃,迎面的焕发着科技之蓝的巨大行星便愈发显得迷人。

“已抵达莱塔系第四轨道附近。即将降落于千星之城环赫辛——梅茵第一舰船平台18号位。”Ino的声音总是来的突然些。

为期两个月的西莫伊星考察任务3.0已经够跃迁号的船员们休整一段时间的。但谁知总部又要求先回到千星之城审查任务情况,然后才会把飞船送回瓦克罗尼星。说实话,他们从来没有单独一艘船去考察这么长时间的情况。

“嘿,想什么呢?”米恩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在他旁边坐下。

“没啥,只是发呆。”埃梅尔再一转头望向窗外时,他瞥见太空中有人。漂浮着,死气沉沉的样子,毫无身体特征表明他还活着。

“喂,你看到空中还飘着一个人了吗?”埃梅尔神情十分紧张地对米恩说。

“没有,那边什么也没有,埃梅尔。”米恩不耐烦的说,“你总是出现幻觉。几天前你还告诉我你看见一个正在拍着舱门的人被吸入太空。你对我说过这种场景不下十遍了。我建议你该看看医生。”

“我和船上的医生总是合不来,我才不会主动找上门呢。”

“也许是太空后遗症?我也不知道,希望它们不会影响到你。”

“抵达目的地。请二位乘3号运输船下降至千星之城866层。”Ino把二人吓得把刚才想说些什么都忘了。

埃梅尔没有多想什么,十分安心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有人跟他争吵……他捅了另一个人的太空服……那人绝望地拍着舱门,大喊大叫着不知在说些什么……他一个人飘在太空中……飞船加速……

埃梅尔眼前一黑,昏倒在座位上。

(二)*Inspection*

诶?哪里?医院吗?

随处可见的白刺得埃梅尔眼睛好痛。

“有什么不适吗?”他扭过头去,发现一个身着淡黄色大褂的在对他微笑。一看就是神经信息医生,他想。

埃梅尔才发现自己的脑袋与一个半环形的设备连接上了。够奇怪的。

“我们刚才用NORN为您做了一次脑信息检查。”医生勉强微笑着说,“嗯……NORN就是一种专门检查脑内部信息意识流的医疗设备,不会对您本身产生什么太大影响的。”

“经查您的脑信息并不健康,也就是说您的记忆有些混乱。我们这儿目前帮不了您,我建议您转去JUL。”

“JUL?我去那个实验室干嘛?至少也得给我找个医院啊。”埃梅尔有些气愤,他不明白,多大点小事就能把他当做实验品送到JUL去。

医生脸上再也挤不出什么笑容,“医院解决不了您的问题,罗德斯先生。我还是执意让你去JUL看一眼,他们的人已经候在那儿了。”

也就是说,他不去不行。

埃梅尔说了一声“该死”。除了说说他也办不到什么别的了。

医生瞪了他一眼,顺手拿起检查报告就出门去了。

“打电话报警,叫他们把他押送到海因。”医生对他站在门外的助理说。

“我不明白,我们医院就能解决记忆混乱的问题。用费那么大周折把他送到海因去?”

“这不仅仅是记忆混乱的问题——虽然我对他本人那么说——他的某段记忆被精准地覆盖过。记忆覆盖理论上的可行性早在星联纪元16年就被提出了,一个文北苏人提出的。谁又知道这个可怜的家伙有没有被实验过?你又认为什么样的人会被覆盖记忆?”

“所以,你把他安置到JUL,是想……”

“只是以防万一。”

(三)*Unlocked*

埃梅尔十分不解,为什么要五六个警察“护送”他去海因?

也是,他只是跃迁号的一个小船员,他又能做出什么来?

他们一并登上激发——纠缠——跃迁机。在蜜蜂还未来得及扇动一次翅膀的时候,他们就抵达了海因。

的确,医生是正确的,已经有一些人在那里等着他了。

实验室里一股福尔马林的味道十分令埃梅尔不悦。正往那边走着,埃梅尔就听见一个年轻人与一个生物学家争吵着走来。

“我不负责你们生物部门的事,我说过多少次了?”

“但是,艾德里安先生,这是ANSE的技术。没有人比您更加了解ANSE了。”生物学家急着解释。

“怎?坎贝尔那老头现在还活着?”

“是他的手法,艾德里安先生。”

那位艾德里安先生之后一直站在脑译码机前,看来他的确很了解艾兰·坎贝尔会用怎样一套脑加密法。

“我怎么了吗?”埃梅尔过了一会儿才敢说话。反正他很怕那个被他们称作DEL的头盔状设备,听说这是用来编辑脑信息用的,但很少有人能亲眼目睹这项技术。

“你出现了‘记忆缺失’。”生物学家的语气十分兴奋。

看着埃梅尔一脸懵的样子,生物学家一猜就知道他什么都不懂。“记忆缺失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失忆,而是将记忆中的某一段用特殊手段加密,或称‘覆盖’,然后再补上去一段人造记忆片段。虽说是补上去了,但是相比于以前记忆的信息量来说,人造记忆只能补充一个大概,信息量完全不敌原有记忆的5%,所以才称之为‘记忆缺失’。之前记忆缺失还都是理论上的现象,你是我们目前发现的第一个案例。”

“所以我的某一段记忆是假的了?”埃梅尔听完感到怀疑人生,毛骨悚然。

“没错,可以这么说。”

“那我原有的记忆能被恢复吗?”

“那些人正努力着呢,等等就知道了,如果我们的解码技术比ANSE的编码技术更高明的话。”

(四)*Calling-back*

星联纪元177年,埃梅尔·罗德斯加入星际特工局。

……

“你不要总是想着复仇,埃梅尔。”文森特把他击倒,说,“急躁是你的弱点,而你把它暴露得太过明显。”

“要想真正成为一名行动类特工,要变得冷静、冷酷。只有星联人才会慌乱,只有他们才会在乎他人……”

……

在审核考试上,迎面来两个人为埃梅尔佩戴蓝色特工勋章。

“我们把他训练得很好,长官。”

“只愿我们星际特工局又多了一个精英特工。”

……

办公室里,一个带有橙色特工勋章的人转过头来。

“埃梅尔·罗德斯?”

“是,长官。”埃梅尔站得笔直,身着整齐的特工正装。

“你主动报名了LINK实验室的新项目。”长官笑了笑。

“年轻人,有勇气。”长官边翻着他的档案边说,“项目的内容你应该清楚。在替换记忆前,我们会为你伪造一份新档案帮你潜入星联。你知道,与星际联盟明战我们是不会赢的,几率很小,他们科技程度在很多方面都发达很多,拥有庞大的舰队和先进的设备,硬实力我们差得很多。但我们仍有打败星联的办法:我们有你们,优秀的特工们。我们可以把你们送进去,潜入,从内部瓦解他们。这是一个长久的策略,埃梅尔。你很清楚你们只是第一批的试验者,对吧?”

埃梅尔察觉到长官语气中稍稍带了点怜悯在,“我从不后悔!”

“很好,年轻人。你以后会在跃迁号——星联正在建造的一艘高科技概率跃迁科考船上,在你加入跃迁号后,我们会为你改造你的记忆——听说JUL实验室研制出了一种任意阅览脑信息的仪器,我们不希望你们碰上这种鬼东西——之后你将再不记得这一切,包括我现在说的,取而代之的是一段完全安全的记忆。等到时机成熟,我们会启动事先安放在脑中的电脉冲信号,随之恢复记忆。这个过程很重要,能出什么差错暂且不知道。行啦,年轻人,恢复记忆之后你唯一的任务就是跃迁号……”

……

埃梅尔躺在一片纯白的实验室里。

“你身体状况良好,小伙子。”一个老人拄着拐对他说,“一年后见吧……”

……

埃梅尔正式成为新船跃迁号的一员。

他总是使用队内平板进行地下通讯。不会有人在乎的,对吧?

“罗德斯先生,恕我一问,你在干什么?”奥利弗·塞西里安无意中瞥见埃梅尔与特工局的通讯,“你不会还与那帮小特务有干系吧?”

埃梅尔意识到大事不妙,立即退出网络,抓起身边一把军刀就冲着奥利弗去了。奥利弗没跑出多远就被身手矫健的埃梅尔擒住。不行,即便杀也不能在船里。他一拳把奥利弗打个眼冒金星,再给他套上一太空服。

埃梅尔拿出刀子对太空服一顿乱捅。呵,费那么大力气干嘛,漏一小洞足以致命。

埃梅尔把奥利弗塞到内舱门外的气闸内。对面的人乱喊乱叫,胡乱拍着舱门。打开外舱门的提示灯亮起,奥利弗停止了他一切的活动,脸渐渐转为灰色。

“飞船即将超光速-跃迁行驶。”Ino的声音似冰一般。

没有痕迹的,没有人会发现的。

……

埃梅尔第二次来到ANSE,第二次见到艾兰·坎贝尔。

他又老了,他想。

“嘿嘿,你醒来的时候再也不是你了……”坎贝尔用嘲笑的眼神看着他。不知他是在嘲笑埃梅尔,还是在嘲笑星际特工局……

(五)*Escape*

“报警!安保!”生物学家大叫道。

埃梅尔一想,自己是星际特工局的人,他们肯定不会轻饶了他。。但又怎么突出重围呢?

他立即从床上跳起来,又对着生物学家的脑袋就是一拳。生物学家出了鼻血,倒在地上呻吟着。有几个护士跑出去报警了。又进来几个安保人员,持枪闯入。埃梅尔抓起柜子上的一把镊子,朝其中一个扔去。镊子正好卡在枪管处,使得枪管内爆。埃梅尔趁乱破窗而逃,幸好海因卫星重力加速度不大,楼层也不高。他得趁警察来之前逃回赫辛星完成任务。

他赶去海因运输机舰船平台,用自己都没想到的方法偷走了一艘里瑟号运输机。

“目的地:千星之城环赫辛——梅茵一号舰船平台。”声音不像Ino,应该是另一种程序。

埃梅尔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有这么好的身手,看来他还完全不习惯于自己的“原有记忆”。突然间自己会了好多。也许他不只是个小船员。

“抵达目的地……”

他得快点,他要完成几年前的一个任务——拿到跃迁号的图纸。

打开页面……加载中……呵,权限不够。

埃梅尔小声骂了一句“该死”,突然一束蓝光照在他身上。

“埃梅尔,你在这儿干什么?”米恩关掉了照光手表,走上前问。

似曾相识。怎么?还要再杀一个吗?

不,他还有点利用价值。

埃梅尔恶狠狠地瞪着他,好像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米恩见势向后退了一步。埃梅尔上前一把抓住他的头发,硬生生地把他拽到显示屏前。

“虹膜验证成功。”Ino的声音相当刺耳,“跃迁号领航员米恩·塞西里安身份确认。”

埃梅尔在面板上熟练地操作着,他隐约记得自己受过这方面的训练,只不过唯一的不同是他没有摘掉受害者的眼球。

“怎么了?埃梅尔?”米恩试着平复自己的心情,问。

“你还不明白吗?我是特工局人!”埃梅尔冷冷地说道。

“特工局人怎么?难道星际联盟与星际特工局就不能和平共存吗?非要争个你死我活,有意义吗?政治争端只是漫漫长河中不起眼的波澜,它不能改变任何!”米恩坚定了自己的语气。

埃梅尔冷笑一声。呵,宇宙中所有人都能持有这种想法就好了。

图纸调出成功,点击“下载”即可。他犹豫了。怎?这就是所谓的精英特工吗?你的冷酷在哪里。

“你醒来的时候再也不是你了……”老坎贝尔的声音一直在脑中回荡。

不行,不能再等了。要逮捕他的星联部队已抵达。埃梅尔放弃了任务。他乘上一架星际飞机,把目标设定为“文北苏星”。

“对不起,米恩。”

(六)*Vin-Besult*

星际飞机刚进入范海约系边缘的时候,他就知道报警系统启动了。

现在他只能指望那些部队士兵能对他好点。

相比于之前看到的赫辛星闪烁着科技的蓝光,文北苏星则是愈泛金黄。科技蓝是星联特制的等离子灯的耀眼标志,而金黄却只是星际特工局能制出的最好的仿恒星照明。

他降落之后,立即被包围起来,送往星际特工局总部——即在意料之中。

“欢迎回来,特工埃梅尔·罗德斯。”在经过DNA验证后,一位配戴着橙色特工勋章的政治类特工终于与他握手。

在进行了有必要的休息之后,埃梅尔重新穿好特工正装,戴上专属于行动类特工的蓝色特工勋章。

“ANSE的技术出了点差错。”又是那个办公室,仍是那个政治类特工,“我们没有料到那些记忆片段会在发送电脉冲信号前闪现。另外,我们也完全没有想到那帮星联人竟会强制打开记忆。”

“也许他们早就料到了,长官。”埃梅尔插话说。

“料到什么?”长官的脸色越来越阴沉。

“星联人早就料到了这种技术的应用并为其准备了一套成熟的应对措施。”

“哼,”长官显然十分不乐意,“行了。你的任务,完成了吗?”

“并没有,长官。”埃梅尔的眼神有些恍惚。

“什么情况?你从不犯错!”长官一定是训练有素,不然他将无法抑制住自己掀桌子的冲动。

“无访问权限。时间紧迫,只得放弃任务。”埃梅尔对于长官想要杀人的目光毫不理会。

“只因你一个差错,我们潜入星联的人就全完了!我的计划,特工局的大计又废了一次!加上未完成的任务,我们还反而赔进去了!唉……也是,差错也不全在你……”长官语气渐渐平缓下来,“现在你有两种选择:由于你暴露了自己的身份——也许你还把别人全暴露了一遍——所以你要么转入政治部门,像我现在这样,要么清除你所有的记忆,把你踢出去。做决定吧。”

埃梅尔的眼睛闪动了一下。

(七)*Beginning*

“在我看来,发现这一个算是好事。”时间回旋舰队指挥官凯斯拿着一堆文件在德明克的办公室的茶桌旁坐下。

“至少通过他,我们能发现更多潜入的特工局人,不是吗?”德明克在他对面坐下。

“这是一方面。另外我们还终于破一桩几年前的谜案。”凯斯放开文件,说,“奥利弗·塞西里安,弗里蒂克星人,原跃迁号通讯工程员,几年前被报为失踪,像是在船上人间蒸发一样,为此我们还赔损了不少。现在我们对弗里蒂克星有交代了。”

“总之,特工局人潜在里面,无论是对于我们还是对于民众,都将是一种威胁,必须全盘清除。至于具体措施,等到两个月以后的星联内部会议上再说吧。”德明克漫不经心地抿了一口茶。

“所以你认为星际特工局还会有什么手段来对付星际联盟?”

“不知道,但肯定是暗中进攻,大规模明战是不太可能的。这事我也管不着,找CAS特工局处理吧。”

“希望这一切都会结束,尽早吧。”凯斯往座椅上一瘫。

“不,不会结束的,这仅仅是开始。”德明克放下茶杯,微微一笑,“那些家伙除了这种手段也不会什么别的了。”

“我们不能跟他们计较这种无聊的行为。只要在科技上我们一直处于领先状态,我们就能赢得。”凯斯站起身来,准备离开。

“但愿如此。”

THE END

【注】此篇中所有名词及情节皆为原创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