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玻海】仿生人会算出电子矩阵吗?

Copyright (c) 海森堡如是说

以下内容基于原文直接摘录


Source


先发两章试一试。。。后续随缘

银翼杀手AU

以下正文

0

无论哪个平行宇宙,

哪个世界,

我们终会遇见。

而我,

注定会爱上你。

毫无指望地,

爱上你。

而望着你的眼,

我却踟蹰不言。

把真心话,

当作秘密。

直至我们分离。

1

哥本哈根刚刚下过雨,路面上有些潮湿,但不影响红蓝相间的霓虹灯在夜空中彻夜长明,行人来来往往。尼尔斯·玻尔开着车回到总部。他的灰色长风衣令他在这暗夜中显得肃穆。玻尔先生是哥本哈根内知名的仿生人捕手,他过去四年内完成过许多在很多人眼中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包括追查从猎户座叛逃的那五个仿生人。玻尔在国际上名声远扬,英国就曾因一起仿生人恶性案件而求助于他。

他走进总部的大楼,径直前往总督的办公室。

这是一个高顶房间。墙壁看起来像是抛了光的红木。玻璃窗十分狭长。内部的光虽不算特别明亮,但仍然照的外面不可见。

总督罗德就坐在办公桌后。他悠闲地向椅背靠着,左手端着酒杯,问:“任务办完了吗?”

玻尔扔给他两份资料,说:“两个。都解决掉了。”

罗德的嘴角微微上扬,点了点头。随即又站起身来,拿出一个文件夹,递给玻尔,说:“这件案子比较棘手。是来自慕尼黑的。那儿的赏金猎人不能确定这位到底是不是仿生人,迟迟不敢下手。他们希望你能去那儿走一趟。”

玻尔刚要接过文件夹,罗德又把手抽了回去,思考了一会儿,说:“玻尔先生,你是否对前沿物理学有所了解?”

玻尔稍犹豫了一下,说:“我在英国的时候对此有过研究。”

“那么,先生,享受这次任务。”罗德“哼”了一声,说道。

玻尔打开文件夹,瞟了一眼这一次他将要猎杀的对象。

哦,一个物理系学生。主要研究方向是理论物理的年轻人。

他的目光停留在那张照片上,嘴里反复咀嚼着他的名字。

维尔纳•海森堡。

2

玻尔在来慕尼黑之前还在反复思索,凭他的直觉,没有仿生人能骗得过他。那么这位维尔纳•海森堡先生是什么新型仿生人能做到令他的慕尼黑同行们迷惑?

待他抵达海森堡和泡利的合租房,他就恍然大悟了。

“哦,又一个。”泡利听完玻尔所阐述的,一脸不耐烦。

他退回到门后面,有些警惕地虚掩着门。玻尔依稀可闻泡利与另一个男孩说话的声音。

在门外面礼貌地等着狡猾的仿生人逃跑吗?玻尔从来不会犯这种错误。他在没有允许的情况下破门而入,话说赏金猎人出动的时候也不需要任何“许可”。

接着直入玻尔眼帘的便是一个身子很瘦的金发大男孩。

“见鬼的,私闯民宅!”泡利没好气地说。

“您就是海森堡先生,对吧?”

金发男孩点了点头,有些惊讶的样子。

那张照片是黑白的,玻尔也没有仔细观察过这个年轻人。他发现海森堡的眼睛是蓝色的。有那么一瞬间玻尔甚至觉得自己要溺在那双蓝瞳中,那么澄澈、纯洁。加上惹人的金发,整个人好似远离喧嚣的城市、有着柠檬冰饮、清风徐徐的清爽夏日。

这又是哪种型号呢?

哪一种都不会这么完美。

没有一个仿生人能是这样生动。

现在玻尔对于“海森堡是仿生人”这个命题持半信半疑的态度。但他还是从手提箱中拿出沃伊特•坎普夫设备,准备为他做最新版本的移情测试。

这套设备测的是一个人的本能反应,具体来说就是对道德震撼的刺激产生所谓“羞愧”或“脸红”的反应。这是没法主观控制的。并且在仿生人身上可检测不到。

“请您配合,先生。”

在仪器调整好之后,玻尔提出了第一个问题。

“我会描述一些场景,你来告诉我你的反应,好吧?”

海森堡面对这位高大的陌生人有些腼腆,“嗯,好的,尼尔斯•玻尔先生。”

玻尔将量表翻到第一页,问:“一只飞虫落在你手上。”

“我会赶走它。”海森堡答道。同时仪表的指针偏转角度很大,几乎迈进了红色区域。

“你看到一群人在吃生海鲜。”玻尔翻到第九页。

“为什么是生的?生的海鲜可能会使人染上寄生生物。”这一次指针仅仅是微微震荡了几下。

呵,典型的仿生人特征,玻尔心想,他弄错了重点,绝大多数人都会看到吃生海鲜很残酷不仁道,而他却试着从科学的角度解释。

“你的一个朋友家里装饰着鹿头和熊皮。”

“装饰这种东西是昂贵且无用的,性价比极低的选择。”

指针弹跳了一下,接下来安静的待在原位。

又一次。他本该注意到这些死动物触犯了人类的道德底线。

玻尔翻到量表的最后一页,说:“你的邻居杀了人,你目睹了全过程,他要求你保密。”

这一次指针疯狂摇摆起来。

“够了,够了,这都是些什么!?”未等海森堡回答,泡利按捺不住自己的脾气了。

玻尔也没再往下问,这些就够了。

“很抱歉,海森堡先生,你是个仿生人。”

“什么?玻尔先生,你一定是搞错了。”海森堡现在看来略显焦急,他不想就因为一个测试而被当成猎物杀掉。

“不可能!你的量表有问题。”泡利也忍不住插了进来。

“我知道你们很难接受,但这就是结果,先生们。”玻尔心里有些遗憾,他宁可相信测试有偏差。

“但是……我有证据。我是有成长过程的。我……”海森堡淡淡的蓝眼睛这是好像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雾,带着些许疑惑和忧伤。耀眼的金发也有些黯淡下来。

玻尔看到海森堡这样竟有点怜悯在某一个细细的小缝中冒出尖尖的芽。有一个念头在他心中滋长着,一个从未出现过的念头,一个很危险的念头。

“你给你自己测过吗?”泡利有些怀疑地说道。

玻尔此时瞪大了眼睛。谁会无缘无故地想要测个沃伊特•坎普夫测试呢?

看他的反应就是没有。“你真应该给自己好好测测,看看这种玩意是个什么名堂。仿生人和人类,在思想、情感上又差什么?单单凭借一个测试就想划定界限,你们想的也太简单了点。”泡利的话总是一针见血。

玻尔看了看海森堡低下头的样子,开始不断后退,带着手提箱奔出了房间。

如果说他以前没有想过,那么,现在他意识到了。

往下该到小海去哥本哈根找玻尔了,而玻尔也因为放走了海森堡被通缉,两个就一起跑路啦。

发两章试试看,就先码到这里。


Source


银翼杀手AU

前文在这里

呜呜呜终于码完了,感谢大家的支持(^_^)

以下正文

3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玻尔正在家中思考着该怎么面对罗德的死亡质问。毋庸置疑,他放走了一个仿生人。一个他本有十足的把握能够捉住而却主观上不想将其捉住的仿生人。

现在,这个仿生人又折回来找上门。

“玻尔先生,我……”

玻尔待海森堡进来后立即关上门,做了个手势告诉他不要说话。他接着观察了一会儿,确认安全以后才敢开口。

“你来哥本哈根干什么?你不该在这里!”玻尔微微摇晃着海森堡的肩。

“但是,先生,我能证明我真的不是仿生人。我有我童年的记忆,还带了几张照片……”海森堡被玻尔的小心翼翼弄得一头雾水。对于他来说,最重要的事情是澄清自己,他才不会管自己现在有多大的危险。

“你千里迢迢来到这里只是为了这些?你知道我放你一条生路我会有多愁吗?”

玻尔还有无数的说辞想要表达自己此时进退两难的心境,但看到海森堡如此无辜的样子,他把那些他认为可能会伤到他的话咽了回去。

他们两个都沉默了,注视着彼此的眼睛好久。

“嗯,抱歉,我,我去接个电话。”玻尔松开海森堡,说。

海森堡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摆弄着自己的手。他可能怀疑自己别的什么,但绝对不会怀疑自己是实实在在的人类。他沉浸在自己的思想中,回想起高中毕业那年与朋友一起远足去法国。一切都历历在目,这些不可能是不存在的。包括那次事故……

“我们该走了。”玻尔刚刚打过电话,转过头来便对海森堡说。

“为什么?去哪?”海森堡从飘渺的思绪中回过神来。

“罗德,我的上司,说我们有大麻烦了。我会被送去审问,而你也无处可藏。”仅仅因为感情用事。

海森堡垂下了头。他不想给任何人惹麻烦,尤其是眼前这个让他有种不一样的感觉的男人。“我,对不起。是我的错。”

玻尔将手轻轻抚上海森堡柔软的金发,“我们可以往北边逃。那里可能会宽松一些。”

4

他们并乘在有轨电车上。海森堡靠着窗,肆意地享受哥本哈根的夜色美景。

城市的灯光吞没了闪耀群星。生活在霓虹灯下的人们多半从未亲眼见过繁星点点的暗空。总是在赶路,怎能有空停下来仰望星空呢?

“天上的星星,有多少是人类的殖民地呢?”虽然望不见,但海森堡大概能想得出它们的样子。他儿时在维尔茨堡长大(至少他认为是),那里的光污染仍然很小。他依稀记得自己在夏日的夜晚躺在软绵绵的草地上,天是暗暗的蓝,恒星的光看起来比二极管还要微弱,但点缀在暗蓝的画布上,显得极为优雅浪漫。母亲将比邻星指给他看。他曾经没法想象,那么小的一个小光点,竟然能够承装另一个世界。

“很多都是。猎户座、波江座、人马座……听说那上面很美,经过几十年的发展,类似于人们在电视中看到的未来世界。地球与那些改造后的行星比起来可差远了。”人类马不停蹄地征服宇宙,却对于自身越来越迷茫。

玻尔静静地看着旁边的男孩,心中那个念头扎根愈加牢固。

他现在很确定,自己喜欢他,毫无指望地。

海森堡安静了一会儿,默默思考的样子。接着他略显腼腆地说:“那,你愿意,带我去往那边吗?”

去一个更美好的世界,过我们想要的生活。

玻尔没有回答,只是沉思着,嘴角微微上扬。

他们要去买两张抵达丹麦北部港口的火车票。在那里有船只能够送他们到冰岛,还是在不被检查的情况下。

首先,他们要不引人注意才行。

玻尔带海森堡来到火车站一边的墙前。他事先将他的计划告知了狄拉克,以协助他们通过检查。狄拉克是他在英国认识的,现在正在哥本哈根。或许狄拉克是玻尔现在唯一信得着的人。原因其一就是他不经常说话!

玻尔与狄拉克约在这附近见面。就在那里,一个高挑的穿着黑色西服的男士。不与任何人搭话,标准的狄拉克风格。

“砰!”

一声震耳的枪响划破天际。

海森堡面色苍白,好像被定住了一般,身体突然僵硬,动弹不得。那颗被暗杀者认为是严重偏离轨道的子弹就打在他头顶5厘米处。

同时玻尔开始警惕起来,向子弹的源头望去。那是二楼平台上的一个黑衣男子。糟糕,被发现了,他心想。

狄拉克指给他们一个出火车站的小门,他们避开了人群集中目标明显的门,逃到外面灯火通明的街上。

这边的小路上没几个人,车辆也是少之又少。

此刻背后传来的声音略显诡异。

“晚上好,二位。”

5

“罗德。”玻尔早就想到他会亲自来。

“呵。没想到你也会搞’背叛’这一套啊,尼尔斯•玻尔。”罗德用枪直指着他,语气中有一种轻蔑,“人犯的错误大概可以分两类:该用感情的时候用了脑子,而该用脑子的时候却用了感情。”

玻尔把海森堡拉到自己身后。“他……我不相信他是仿生人。你的测试用在一个人类身上也会得出仿生人的结果。这个测试不是衡量的标准。即使他是,那又怎样?难道人和仿生人就不能……”

就不能相爱吗?

罗德轻轻摇了摇头,嘴角咧到耳边,发出奇怪的笑声。“啧啧啧。你对这位维尔纳•海森堡一无所知。”

玻尔瞬间感觉自己被愚弄了,瞪大了眼睛看看海森堡,又回过头来看看罗德。

“是啊,你说的对。海森堡不是仿生人,曾经不是。他就像这世界上所有的孩子一样,通过细胞的分裂和分化长大。而等到他18岁,应该是那个夏天吧,那次去往法国的远行。可怜的孩子在雨后的森林中脚滑摔下山坡,差一点丢掉他脆弱的生命。只可惜,脊椎受损,这很可能导致他再也无法进行正常的自发的机械运动。他的父母为了孩子的未来,选择了一条不被大多数世人所接受的道路——他们把他的大脑移植在定制的高度还原的仿生人躯壳中,我们正规的医院可不会做这种事。你可以认为他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仿生人,但鉴于我们普遍指的是广义上的仿生人,所以针对仿生人的法律条文依然对他有效。”

“没有人对我说过这些。我只记得自己在那次事故后好起来了。为什么?为什么我,作为事件的主体,被你们蒙在鼓里?!”海森堡不敢相信这一切。显然,他现在哪一派别都不属于了。无论是人类还是仿生人,都不大可能接受他。但既然这是他能够活下来的唯一方法……

玻尔听完没有说话。他不知道是该为海森堡本不是仿生人而高兴还是为他所遭遇的一切感到惋惜。

“好了,我们谈够了。现在,可以继续了吗?”罗德打开手枪的保险,有种阴暗的笑隐隐约约爬上他的脸。

突然,狄拉克从罗德背后蹿出来,用一根带子勒住他的脖子。罗德打破了他平时常有的稳重,慌张起来。子弹像是视力不佳的鸟,到处乱撞着。

“快趴下!”玻尔护着海森堡的头,立即伏在地上。

狄拉克办完事之后,一句话没留,直接将带子系了个结后逃走。

罗德像是精神错乱一样胡乱抓着带子,眼球凸出来,嘴巴长大了要更多的氧气。他在地上抽搐着,过了几分钟,他终于安静了。

玻尔站起身来,发现海森堡的小腿上多了一个子弹的孔痕。海森堡勉强坐起来,用手臂支撑着身体。玻尔再一次蹲下去,“幸好,子弹没有留在里面。”

海森堡,说实话,很疼。好像腿被炸开花似的疼痛。他抬头仰望星空,希望能多点慰藉。他想要的离他这么近,他一段时间以来一直仰望的尼尔斯离他这么近,他却永远也跨不过这一段距离。

玻尔看着他的脸,慢慢垂下头。想说的说不出,想做的做不了。他唯一能做到的是默默看着眼前的金童,心事就该留在心里。

他在脑中支支吾吾了半天。

“我要带你去往那遥远的星辰。”

The End

如果分开发文影响阅读效果的话,我下次尽量一次发完。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