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虚构中的虚构化为真实

10 分钟阅读

[未来委员会总部(杜利昂星)] 1

肖然站在门外整理了一下衣领,又停顿了一下,推开门走了进去。他已经迟到了。

几个未来委员会的核心成员早已就位。自然光从多而狭长的硅酸钠窗照射进来,将恒星黑子的暗影投在仿木质的桌上,温暖、和谐又不失肃穆。

肖然对到场的各位微微一笑,走向自己的位置上。他用手指轻触了两下桌子,内嵌式电脑2被激活了。

“抱歉让大家久等了,并感谢各位的到来。”肖然在面板上熟练地操作着,“有关文件我已经传送给你们了,里面包含的信息全部公开。”

“今天把大家从委员会各个分部召到这里来是因为一件,一件不大不小的事。”肖然的嘴角微微上扬,停顿了一下,好像在思索如何开口的样子。

“这一次我们的任务关系到一个异己,一个不属于UMO3的人,ZYQ。将她作为目标的原因我以后会陈述。总之她目前对星际联盟4的稳定性甚至整个UMO都产生了或多或少的影响。至于为什么、什么样的影响,这不属于我们需要了解的范畴。”

肖然双手合十相扣,清了清喉咙,继续说道:“此次任务已合并至另一个异己的ProjectZ5。ProjectZ的简介我相信你们能在那个文件夹中找到。”

“你们可以在有限的信息中简单了解一下我们要处理的目标。并且我们还要处理ProjectZ的另一位目标。行动主要事宜由我负责。”

“为什么?我是指为什么这位ZYQ会对联盟构成威胁?”倪子奇坐在桌子的另一端发言。

“嗯,别急。我正要讲呢。”肖然低下头笑了笑,有些腼腆的样子。


在一个遥远的星球的天空中,没有星星。

不能说完全没有,只是大多数人看不见而已。

而总有那么极少的人,眼中盛装得下星辰。他们管这种能力叫做“魔法”。

人们不信。或者至少是不甘心。不甘心这世上有自己得不到而别人却能轻而易举得到的东西。

他们用“灿裔”这个词来讽刺有魔法的人。用特殊的词汇将他们与自己分开。越想得到什么却越要排斥什么。

“灿裔”成了一群人的代名词。

“平鉴”成了他们的补集。平鉴不会仰望天空。

平凡之人唯见虚空,得魔法者方见繁星。

实际上,成为灿裔还是平鉴,全在一念之间。

所有人生来即有魔法,只不过大多数人放弃了而已。他们放弃了追逐虚无缥缈、高不可攀的星辰的能力。

也好,脚踏实地。

放弃的时间不一,年龄不等,无明显标志,甚至感觉不到。如果有,那只能是“再也寻不见那一片天了”。这是一个人的心理变化,但一旦放弃,就再也得不到。

星晨和城云出生于仙尘飞扬的时间。

仙尘使人过敏,甚至患病。但大多数人都能够挺过仙尘的袭击。

曾同为灿裔,在广袤的云端欣赏星河。

星晨从未想过放弃自己的魔法,以自己灿裔的身份为傲,乐于探寻不可求的深空。

城云自小与星晨一同成长,也是个保留了魔法的人。

但在星晨和城云进入了新的学园后,星晨发现,城云不再是城云。

至少不再是那个城云。

她失掉了魔法。

城云是平鉴。

星晨对于星空的热爱高于一切。因此,城云和星晨发生了分歧。

这或许是自古以来灿裔和平鉴之间永恒存在的分歧。

一个念头,即可改变所有。

而这时,仙尘再次袭卷这个星球。

为躲避仙尘,长时间的隔阂……


“好了,故事只能讲到这里了。”肖然向后靠着,嘴角略微上扬地看着委员会成员们。

“如果计划失败怎么办?”赫罗德问道。

“只要目标不对我们的行动不理不睬,我们就算是成功。如果真的失败的话,那就只能是她的损失了。”

“计划的期限?”艾瑞斯曼提问。

“只要我们能通过各种手段接触到目标,即为无限期。”

肖然抬起左手看了眼时间,5时83分6。“时间长了,同志们。被梅瑟主席发现就不好办了。”

待人们有序撤离后,肖然发现一个清瘦的人影仍矗立在桌旁。

“安洛斯……”

“你到底想干什么?”安洛斯直入主题。

肖然左边的嘴角向上挑了挑,侧过脸看着安洛斯。

“你知道,那个童谣吗?”他挑了挑眉,稍停顿了一下。

“天上星光闪烁,

地上灯火长明。

浅湾上时光短暂,

何为真假虚实?

灵魂订集成册,

时间梦萦魂牵。

星际间虚无黑暗,

怎能清晰可见?

科技焕发幽蓝,

星河胜似深渊。

航行向存在边缘,

永恒真谛何寻?“7

”是啊……怎能清晰可见呢?“空荡荡的屋子里,肖然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空灵。

一场虚拟罢了。

THE END

(本文所有名词、诗、童话、人名等皆为EXPLORER版权所有。)

  1. 星联宇宙设定之一。 

  2. 星联宇宙原词为“展屏”,为便于理解更换为“电脑”。 

  3. Universe of My Own,EXPLORER的宇宙。 

  4. UMO中存在了407年的星际组织。 

  5. 详见ProjectZ。 

  6. 使用UMO通用时间计法,即为格万尼斯-艾库尔时间计法。 

  7. UMO中有名的童谣之一。出自梅尔斯星与以斯珠尔星的战乱背景之下。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