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jectZ:开始和挑战”项目指导员余晖的线下讲座(文字记录)

[记录开始]

一名雌性人类个体快步走向讲台,注意到讲桌上“三箭头穿过两同心圆指向圆心”的logo,思考片刻,将其取下,收进外套内侧。

“上层叙事,讲座可以开始了。”她说,看着下方空荡的座位,“还有一件事:把会议室封好,我不希望稍后有MTF闯进来。”

这样写太冗长了吧,修改一下。

“哦,我忘记我是现实扭曲者了。”她看着通向会议室的唯一通道,黑紫相间的不明固体从地表升起,直至充满整个空间。

“黑紫相间”?其实是贴图错误吧…

听众该写进去了,正文即将开始。

几名人类个体在听众席中出现,没有渐变过程。

“同志们好!”她看向下方人类个体,“我是你们的项目指导员、同时也是来自上层叙事的投影。你们可以叫我‘余晖’。”

“欢迎你们加入ProjectZ项目组。相信你们之中有很多人是上层投影,不会对整个事件一无所知。ProjectZ项目,或ProjectZ██,是某位上层叙事为解决私人恩怨而创立的,项目计划中充满阴谋、诡计和谎言具有很强的个人风格并且已经被迫害目标发现了。这时,她需要来自其他人类的帮助使计划不会因自己的出现而失败,ProjectZ项目组成立了。”

“关于所谓‘私人恩怨’的背景故事,”余晖不易察觉地停顿片刻“过于悲伤,不会在这里提出。”

“但我可以给你们一个故事梗概:在学园都市里生活着两只呱太(一种拟人化的青蛙卡通形象),呱太β达到了Level 1,而呱太α有Level 2级的能力。在一次能力测试中,β首次超过了α达到了Level 3。在那个叙事中,测试结果是公开发布的,α和β相识了。”

讲下去。

余晖停顿,微笑。“时光流逝,α和β毕业了。按照最后一次能力测试结果(β出乎意料地败给了α),它们被分配到…”

常盘台?就先这样吧。

私立常盘台中学。”说出这个词似乎让余晖费了很大力气,听众们看向她。“只是突然忘记细节了,毕竟这次讲座没有草稿。”余晖微笑。 “在这期间,完全出于β的过失(似乎惹怒了α),它们的其中一方决定断绝来往。”忽然表情凝重,余晖的眼中闪过一丝悲伤。“就这样,一场长达两年的怨念就此展开。每次交涉(β似乎并不善于此)都以失败告终,β的每次犹豫、全叙事层的流行瘟疫和学业负担都让计划的不确定性持续增加。”

“在计划中,β甚至发现了自己思维的微小改…”这些故事足够了。 有些气恼地,余晖停下来,表情逐渐温和。“出于对上层叙事的尊重,故事只能在最有趣的地方停下了。”

“同志们,我们的任务很艰巨啊。我们要收拾一个上层叙事搞了两年的烂摊子。无意冒犯,你的情商和基金会早期AIC有的一拼。”

Emm…

“还有一个更为不幸的消息,我们的组织只能维持稳定存在最短半年、最长一年的时间。在那之后,我们将面临一场叙事层波动,最可能的后果是…”她再次停顿,听众们已经习惯了。“我们会失去成员间的所有联系。我们将无法再度开展工作。”

“工作的开展是困难的,但也是必要的。在执行计划时,不要忘记唯一的要求——优先保护自身安全,其余的要求都只是建议而已。我们的组织无法摆脱向死而生的宿命,我不希望你们也一样。”

“我们的第一次尝试已经失败了,”余晖拿起藏在外套中的档案袋,“请打开你们面前的袋子,你们可以看到部分解密的计划信息。同时我们再次感谢EXPLORER在计划中的巨大贡献。”

余晖走到讲台前方,面对听众。

“同志们,这次讲座的主要内容已经结束。现在是提问时间。”

“第二排的那位同志。”

  • “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举行讲座?”

“这次讲座,或者对于上层叙事,这篇文章仿照了SCP基金会中国分部前一段时间流行的题材。为表敬意,同时在上层叙事的协助下,本次讲座在Site-CN-34内举行。”

“倒数第三排。”

  • “有没有能透露的目标的真实信息?”

余晖扶额,满怀歉意地。“出于法律方面的顾虑,上层叙事拒绝在这里提出这些。我提供的故事已经能提供部分暗示。”窃语,露出诡异的笑容。“幸好有关于目标的足够多的公开信息,请在JavaScript调试器或控制台中执行

zwtpic();

以便获得目标的公开照片。“

余晖看向你,似乎穿透了你眼前的介质。“为此,上层叙事已承担了极大的风险。请不要传播这些信息。”

“线上听众,用户名twilight。”

  • “如果我们真的没有获得任何进展,我们在波动前的‘最后一搏’是否存在?如果有,它会是什么?”

“我不建议过早讨论这些问题,这会加重同志们的悲观情绪。”余晖露出悲哀的目光,似乎变了声音。“最终,如果可能,我们将执行最终失败主义计划‘涅槃’。届时,我们将通过所有可能媒介发布(无论是否真实存在的)公开表白。我将主导并完成大部分计划内容,与此同时我也将成为与目标相识以来于她而言可能是最大的罪犯。对于将犯下的罪行,我将对目标表示深深的歉意,但不会忏悔,因为这将是唯一的选择。我们知道目标一直存在,但她对我们的努力似乎从不理睬,无言是最大的轻蔑,我们忍受这种轻蔑已经近乎绝望了。“

长时间的沉默,余晖和听众们都是。

“本次讲座到此结束。

暗夜之中,才见繁星
危机之下,暗藏转机
事在人为,为者常成

希望我们有缘再会。”

听众们逐个消失。

余晖拿出外套中的logo,logo开始变形。“或者你也可以叫我███。”一个白色物质块出现在她手中,起火。余晖消失,只留下物质块燃烧后的灰烬。

黑紫物质墙消失。MTF-庚午-01“唯有暗香来”闯入会议室,队员们满脸紧张,没有任何发现。

[记录结束]

后记:

“涅槃”计划似乎像个黑暗森林威慑,全篇感情基调平淡偏悲伤,余晖的人设可以直接参考目标。

“故事梗概”部分哏来自《某科学的超电磁炮》。

SCP基金会是一个国际性的科幻小说众筹项目。

结尾处的结语引用自钉钉(DingTalk)5.0.0版本更新日志。

名词解释:

上层叙事:写故事的人和其所处的维度。

AIC:人工智能作业员,基金会的一种强人工智能。

MTF:机动特遣队,基金会的常备军事力量。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