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科幻】归向星辰

Copyright 海森堡如是说

Per aspera ad astra.

总得失去什么,而我最终赢得孤独。

(投笔从考)


Source


Universe of my own

Written by EXPLORER

@倦暖 生快🎂🎉

———————正文分割线——————————

【星联纪元355年】塞玛利亚斯星云中心——星航号

维恩斯•克拉克盯着舰桥主屏上越来越大的超新星残核,咬了咬手关节,在舰长椅上坐得有些不安稳。他走下圆台,瞟了一眼旁边的查理斯•哈伦,说:“科学官,报告恒星核情况。”

哈伦没有抬眼,在空投电脑上快速浏览着。“数据显示这个恒星核极其不稳定,正源源不断地向外泄露物质。建议不要太靠近。”

”苏北,报告一下你们那边的情况。”维恩斯用URAN通讯道。

“引擎工作良好,长官!转换效率降低0.3%,但仍运转得很不错。”

维恩斯又坐回到舰长椅上,开启了全船广播频道。

“星航号,这里是克拉克舰长讲话。总指挥官邵启深这次给我们的任务是获取塞玛利亚斯恒星核的粒子风数据,以协助第二宇宙物理研究所。所以我们现在要接近这颗不稳定的恒星,请各部门做好准备。”

说完,维恩斯便朝左侧的门走,去会议室对管理部部长康斯坦丁交代任务情况。这年头,做大部分文书工作的管理部都能骑在指挥部头上了。

“还有,指挥官,舰桥交给你了。”维恩斯出去前对大副卢威尔•斯洛曼说。

维恩斯刚走进升降梯,便碰巧遇到了雨果•范斯沃斯。但对于范斯沃斯来说,这可不是“碰巧遇到”。

“舰长,”范斯沃斯开门见山,“我听说我们要接近一个泄露的恒星核。”

“是的,范斯沃斯。”

“我主动请求出这次任务。”范斯沃斯在克拉克要走出升降梯前挡在了他前面。

“你弄错了,范斯。没有人会去外勤。全部工作将由探测器完成。”

“人工智能是工具而不是主体,总要有人去的。”

“听着,这次任务有危险。”克拉克长叹了一口气,说,“我不能拿我的船员的性命冒险。这不值得。”

“舰长,听我说……”范斯沃斯在进行最后的争取。

“什么!?”霍根手里拿着柠檬汁刚坐稳就下了一愣,“他脑子有毛病吗?”

他马上扔下柠檬汁,奔往舰桥,留告诉他这个消息的梅金一个人坐在实验室里。

“舰长!舰长!”霍根本不该在舰桥上出现的,但他也没在乎自己现在出现在这里有多违和。

“你在这里做什么?”斯洛曼当即把他拦下。

“舰长,我以为我们这一次没有外勤任务。然后你居然让范斯沃斯去冒险!你知道那个恒星核附近有多强烈的离子风暴吗?……”

“停。你说的我都懂。但这是范斯自己选择的,并且他说服了我。”

“报告舰长,范斯沃斯正在接近恒星核。”艾瑞斯曼调节了一下主屏上的影像,说。

这一句打断了他们间的争论,他们一齐望向主屏的方向。影像中,那个与背景浩大的宇宙相比渺小得可怜的太空艇正缓缓驶向前方并不耀眼的光点。在微弱的光辉下它的径迹显得微微颤动着。

“我联系上他了,舰长。”亚美利亚开启了舰桥主频段。

“星航号,我在这个距离上仍不能收到准确的数据,我还要再靠近一点。”范斯沃斯在通讯器里说。

“你不能再接近了,”哈伦立即插进来,说,“目前离子风暴过于剧烈,一个星舰都承受不住,你别指望自己行。”

只见太空艇有靠近了一点,近乎要与那光点融为一体。

“星航号!我接收到数据了!现在就传过去。”……“你们想象过吗?在这个距离上仰望恒星……”……“你们能收到吗……”……“我……”……“追求……”……“都……”……“值得……”……

通讯已严重受风暴影响,星航号再也没收到过讯息。

“舰长!恒星核正进行一个剧烈的爆发!”

维恩斯望了望深空,坐上舰长椅,下令说:“全速后退!现在!”

“等等!范斯还没有回来……”马克•霍根争取着时间。

没人说话。

对于人尽皆知的事实,就看自己是否选择相信。

维恩斯•克拉克眼中的坚定仍不改,继续带领星舰向着更远的虚空驶去。

【星联纪元349年】米特尔星系—依维特系—塞弗利尔星

马克•霍根刚从塞弗利尔科研院返回。他在那里的研究方向主要是黎曼几何方面。他的模型总是被人评价为“理论上可行”,谁又知道宇宙中到底存不存在这么个玩意?

霍根今天是特意提前完成工作的,他的哥哥马克•艾萨克将从星联太空舰队回来度假。霍根十分好奇那些关于“漫游者”计划的事。说也奇怪,他一个数学物理学家,对于这些倒是那么痴迷。

“要我说,我以前的生活都是在浪费时间。”餐厅里,艾萨克一只手撑在桌子上,另一只手乐此不疲地摆弄着吸管。

“虽说我是在工程部吧——当初因为体能的原因没能进入指挥部,”他继续说道,“那才叫真正的人生。去遇见从未有过的生命形式,执行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在宇宙中寻找已知问题的答案,以及寻求新的问题。在你遨游宇宙之前,你什么也不是。”

霍根听的出神,艾萨克的一番话打开了他对于宇宙所有的幻想。

“那你们有遇到过异空间吗?就是独立于现存空间与时间的空白区。”

艾萨克把自己的舰队徽章摘下来,放在桌子上,用两根手指推给霍根,“等待你来探索。”

霍根完全没有预料到,他惊奇地微微抬眼望向艾萨克,正对上他的目光。艾萨克轻轻点了点头,露出微笑,“以你的基础,两年登舰不是问题。”

“但是……我是数学物理学家,他们又用不上我。”霍根从未想过自己参加“漫游者”计划,即便向往星辰。

“每一个人都有探索的权利,霍根。只要你想,你就有机会。星联给予每个人探索未知的机会,他们不在乎探索的结果是否有用处,他们追求好奇。”

“况且,”艾萨克继续补充道,“如果加入科技部,学习的时间会短得多,不像我们工程部或指挥部。加入科技部的大多数是科研人才,有研究经历,只需让他们适应太空环境就可以了。你觉得呢?霍根?”

霍根低头盯着那个徽章,右手大拇指与左手大拇指互相盘旋起来,嘴角微微上扬,眨了眨眼。

一大清早范斯沃斯就已经在实验室里清理实验器材了。前几天他们塞弗利尔科研院化学部门新来的那个研究生到底还是不靠谱,给他安排的收拾实验室的任务到现在还没做。范斯沃斯实在忍不了了,早来一点清理了得了。

接下来他就看到了惊悚的一幕:日常晚起的数学物理学家居然在这个时间生龙活虎地出现在化学实验室的门前。

范斯沃斯愣了好一会儿,直到霍根不耐烦地敲了敲实验室那没有一点水渍的玻璃门。

“别敲了别敲了。”范斯沃斯扫描虹膜开了门,说,“你要是把这门印上手印他们一会儿会根据这个找上你然后强制你把这门再擦一遍。”

“用什么再擦一遍?石油吗?”他就是不信这个邪。

“得了得了。”范斯沃斯双手抱怀,“有什么事能让你起个大早来这儿?”

“加入’漫游者’计划吗?来吧来吧!”霍根一点也不拐弯抹角。

“等等……’漫游者’计划?!你疯了?我可从没离开过塞弗利尔!”

“怎么?你的归宿是哪里?陆地吗?在颗星球上度过人生是对生命的浪费!”

其实,也不能说范斯沃斯对于宇宙星辰没有过幻想。他每一次抬头望天心里都会有一种冲动。但他的家人是世世代代的工人,从未思考过这一方面,也扼杀了他最初的希望。

正值青年,何不冒险?

他们特别幸运。他们在星联太空舰队学院毕业的时候正巧赶上星联纪元351年版“星航号”竣工。“星航号”这个名字就代表了星际联盟最高配置的科考船之一,也承载了以往八代 船员的传奇。

当麦考伊舰长在这艘船上第一次说下“启航”二字时,霍根眼望窗外,欲望穿深空中所有的奥秘。

【星联纪元356年】魏夏星系—凯斯洛系—因希尔星

星航号的假期终于被空间边缘舰队总管理部批准下来了。管理部这种部门真的是要人命,自己喜欢给自己订立条条框框也喜欢把别人也放进去。但通常指挥部基本无视管理部,这一点让管理部很头大。

正常情况下舰船任务中的假期都是在太空港,但谁让星航号有个标新立异的舰长偏要在主行星上度假?管理部拿他没办法,毕竟是空间边缘舰队的主力船,只好把度假地点安排在因希尔星。

因希尔星是实实在在的旅游行星。由于没有黄赤交角所以因希尔星有很大一部分地表是常年适宜旅游的。在它最著名的温带地区,每天的阳光都是那么轻柔澄澈,加上50%的绿化程度以及从隐藏纪元传下来的建筑风格,让人自然有一种放松愉快的感觉。据说这颗行星上的人是负面情绪最少的,也是犯罪率、自杀率最低的。因希尔星人是十分爱好和平的。在隐藏纪元中各星球都在极力发展科技备战,因希尔星在发展创新发明、建筑美学;战争纪元中其他星球在混战的时候,因希尔星仍安静地保持中立;危机纪元以及火线纪元中因希尔星仍没有沾到星际战争的半点烟尘。直到因希尔星与德伊亚特星、奥里极罗星共同建立起“星际和平组织”,因希尔才找到了自己的归宿。就这么说吧,因希尔星能维持和平到现在,完全是因为同星系的德伊亚特星的保护。在隐藏纪元之前,因希尔人的一部分跃跃欲试地进行行星际旅行。多亏了凯斯洛星系的宜居带中存在三颗行星,其中一颗是气态行星,另两颗分别是因希尔星和德伊亚特星。大多数保守派选择留在因希尔星,后来形成因希尔爱好和平的文化;少数的激进者航去了德伊亚特星以逃离因希尔的保守,进而开创了以后德伊亚特星独特的军事文化以及创新精神。两行星毕竟还是在同一条船上,因希尔沦陷对德伊亚特星也不是什么好事。所以因希尔灿烂的文明才得以保留到现在,至今主要的经济来源是高级旅游业。

管理部部长康斯坦丁将船员分成两批度假。霍根最近十分不在状态,自从范斯沃斯死后他一直都在自责。为他的健康着想,康斯坦丁把他分在第一批的行列里。

霍根感觉度假还不如工作,工作至少他有可研究的事情可以投入,而度假就只能干望天了。他现在正站在一个典型的因希尔建筑前。这楼又高又窄,窗户狭长,贯穿楼体,屋顶尖耸,散发出古植物的气息。霍根也没有什么可感悟的,在他眼里这些都是立体几何。

“一个人在这儿发什么呆?”星航号领航员戴特蒙从背后轻拍了一下他的肩。

“嗯……哦,没什么。就是随处看看。”其实霍根是吓到了,但他喜欢故作镇定的样子。

“在这里看什么?走啊,去那边街上走走。”一看戴特蒙也是没什么可干才会来这里邀请他。

这条街上铺的是古朴的白砖,与当下星联盛行的联网砖不同的是,古砖的主要成分是实实在在的二氧化硅。道路两旁种的是因希尔著名的米卡树。“米卡”一词在因希尔语中象征着“惬意”。这种树上其他生命形式不可能在它身上寄生。路上人很少,漫步在这里的确有一种惬意的感觉。

“本来在船上的时候挺希望度假的,这真的放假了倒不知道要做什么了。”戴特蒙喝了一口水,挑起话题说。

“嗯,在船上忙得,到假期还不习惯呢。”霍根摇了摇头,说到。

沉默了一会儿,霍根没精打采地说:“你觉得是为什么?”

戴特蒙被吓了一愣,“什么为什么?”

“范斯沃斯。他为什么执意去送死?这不合逻辑,我不理解……”

“听着,霍尔。这件事过去了,别再计较了。”戴特蒙在脑中“唉”了无数遍。

“不。这不对。这不合常理。没有人会在精神正常的情况下提出那样的要求。”

“我理解你。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听我说,范斯的死不是任何人造成的,你不必怪罪自己。”

“是我把他拉来星联太空舰队的。要不是我,他现在还会在塞弗利尔!”霍根显得有些激动。

戴特蒙向后退了几步,以一种“你怎么还不明白”的眼神看着霍根。

“你不了解他,”戴特蒙叹了口气,望向因希尔淡蓝色的天,说,“那是他自己想做的事。换做是我,我也会那么做。”

霍根的脸阴了下来,“你在说什么?”

“即使他没参加’漫游者’计划他也会为了这种事不顾性命的。而他能来参与计划就已经显露了这一点。你也一样,每个漫游者都是如此。我们都有自己的追求,或是追求答案,或是追求奥秘,或是寻找真理。总结下来,我们都是一类人。在每个漫游者的心中,总有比自身性命更值得的东西。这些驱使着我们冒险,为了自己追求的而不顾一切。范斯沃斯的研究方向就是恒星聚变。我猜他当时仅仅看恒星的离子风暴一眼就觉得自己没白活了。每一个漫游者都会这样想。你也是,霍根。只不过你自己还没意识到而已。”

霍根眼望着旁边的米卡树和古建筑,但却又好似旁若无人一样愣在那里。旁边就是花草树木,葱茏叶茂,繁花似锦,草盛蝉鸣。因希尔的太阳凯斯洛星在远处的树林那边落下,像发红的铁。电子在不停地跃迁,光子在不停地逃逸。

【星联纪元356年】魏夏星系—凯斯洛系—因希尔星/星航号

维恩斯•克拉克快步走进舰桥,一脸“我怎么又回来了”的表情。

“指挥官,我希望你能解释一下为什么把全船的假期中途取消了?还是在我没有批准的情况下。”维恩斯一脸怨气地对卢威尔•斯洛曼说。

“不是我取消的,舰长。”斯洛曼从舰长椅上走下来,摆弄着CIS,说,“邵启深总指挥官刚刚下达的命令。文件内容我已经给你传过去了。你大概是玩得太开心才没有看到吧?”

维恩斯开玩笑似的瞪了他一眼,摇动了一下自己的CIS,看到空投屏上出现的果然是空间边缘舰队的命令。

在魏夏星系的另一端,联盟哨站监测到有空间奇点的出现。空间奇点一直是宇宙物理研究所的热门课题,这个机会可遇而不可求。有理论家认为这种空间奇点指向空间和时间之外的某个不可知的地方,他们称之为“异空间”。而对于某些应用科学家来说,“异空间”可以大大缩短通讯时差以及运输时间。得知此事,星联太空舰队便立即同意派科考船过去。考虑到星航号的高端配置以及地理位置,邵启深只好取消了他们渴望已久的假期,同时善良地答应他们此次任务结束后给他们双倍的时间来想干啥干啥。

克拉克读完后轻叹一口气,用URAN通讯说:“兰森,你最好快点把所有人传送回来。现在!立即!马上!”

在船员都陆续就位以后,维恩斯向全舰通告了他们的假期即将翻倍的同忧同喜的消息。他将手轻轻搭在舰长椅的扶手上,双眼盯着前方舰桥主屏,说:“空间引擎,7级曲速,前进!”

“好的,舰长。”飞行员克里因•安托尼开始时望向斯塔梅兹的方向,见对方坚定地点了点头,他又回过头来专注于展屏上的数据。

“报告,数据显示前方空间形变指数剧增!”进入曲速20分钟后,领航员罗登报道。

“斯塔梅兹,我们距离跳出曲速还有多长时间?”维恩斯直了直身子,有些紧张的样子。

“1分钟。……10秒。……5,4,3,2,1。”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虚空。前面好似什么都没有,只有通过观察背景中星光路径的扭曲才能观察到。更明显的是展屏上的各项数据都开始进入临界值。

“哈伦,船怎么样?”克拉克将磁悬浮椅转向哈伦那边,问。

“你知道这是个’异空间’吗?没有人活着见它一面。我劝你别太靠近了。鬼知道那边是个什么东西?”显然哈伦对于此次任务很不满,或许是因为无缘无故打断了他的快乐年假。

克拉克微微笑了笑。本来还想问候一下苏北看看引擎装置之类的,怕也是此般回答,就准备收一收了。

“卢威尔、哈伦、苏北、杰特,到二层主会议室集合。”克拉克用URAN通知道,“哈伦,你们科学部有谁专门研究……’异空间’、多维世界的吗?”

“据我所知,马克•霍根对这方面很有研究。”

“嗯,好。叫他也过来。”

马克•霍根匆忙赶到会议室的时候就看到那五个人正在争吵中,在他后面还有主任医生华莱斯•爱德华前来“观战”。

“舰长。”霍根以前从未来过这个会议室,平时他们做战略计划也用不着他。他现在很怀疑是弄错了。

看到霍根来了,这几个人立即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安静得像是爆炸之前的火药桶。

“霍根,”维恩斯低着头,第一个开口了,“你对’异空间’有多了解?”

“’异空间’是理论物理学家们用公式推演出来的产物。暂时未被验证。但对于理论研究有很大的意义,暂不清楚……”

“好了,够了。我们前期做了些许功课,就是想确认一下。”哈伦打断他说。

“然后呢?我为什么被叫来这里?”想到自己与A.I.还没下完的那盘棋,霍根问。

他们又沉默了一会儿。苏北忍不住了,说:“告诉他你的混账计划吧!”

“我们准备派人去近距离接触异空间。”维恩斯背向后一靠,叹了口气,说。

“先前我们考虑到了送A.I.过去,但是由于A.I.只能记录我们已知的能够想得到参数,而异空间恰恰是不合常规的。”卢威尔继续解释道。

“所以,全宇宙只有智慧生命会依照直觉和理性办事,我们就这么决定了。而你,霍根,将会是最好的人选。”哈伦补充道。

“你既有专业的知识,又有很强的随机应变的能力。但我们真正做出决定之前,我们会先问一问你的意见。”维恩斯十指相扣地把双手放在桌上。

“好嘛,你们开始拿生命开玩笑了!”华莱斯•爱德华双臂抱怀,讽刺地说。

“我们没有其他选择!我们需要智慧生命的灵活性……”

“他的健康状况告诉你他需要休息而不是去冒险!”

“那既然你不同意就我去!我自愿还不行吗?”维恩斯在这种时候犟不过华莱斯。

“你?就你?你一舰长,以为自己上学时学的航天工程就了不起了?……”

“停!你们都停!”霍根不理解地看着他们,说,“我同意舰长的计划,我自愿。”

几个人立即停止了争论。苏北和华莱斯瞪大了眼睛看着霍根。维恩斯却低下头,认真思考的样子。

房间里的安静过了几秒又消失地无影无踪。

“见鬼的,全疯了!”华莱斯恶狠狠地跺了一下脚。

“你真的清楚任务的内容吗?你肯定是不了解情况……”

“什么垃圾世道!”华莱斯又将矛头指向维恩斯,“都是你的馊主意!你将为此付出代价!你是在逼人自杀!”

“你冷静一下,”卢威尔挡在华莱斯前面,阻止争论进一步发展,“霍根是自愿的,在神志清醒的状况下。这是他自己的选择。”

霍根点了点头。他在这时才发觉戴特蒙是对的。他参与“漫游者”计划,就是为了这种时刻而来的。

他在杰特•索何的指导下登上探测型星际飞机。以往他乘这种飞机都是由哈珀或是关雅君来驾驶,而这一次他就只能靠自己了。

“嘿,你脸色不太好啊。没问题吧?”杰特问他说。

“嗯,我很好。”霍根擦了擦手心的汗,尽可能掩饰自己。他开始怀疑杰特能听见他要炸裂的心跳。

飞机起航了。

他进入了空无一物的黑暗之中。

也不能说是完全的“空无一物”。有看不见的东西埋伏在前方。

飞机内闪着的是幽幽的蓝光。与宇宙映衬着,远方更为深邃了。

原来,这外面是如此静谧。

霍根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前方。看似什么都没有,但,万一什么都有?

突然一阵无线电白噪音打断了他在脑中的神游。他的思维立即回到“此时此地”,给星航号发去了信号。

那边传来的是查理斯•哈伦的声音:“听着,霍根,不知道你那边的数据记录还正常工作不。在你前方0.005AU的地方是’漩涡’中心。飞机开慢一点,别太鲁莽。”

霍根默不作答。只见他将飞机缓缓地开近了一些。

再近一点。再近一点。

他不断地在边缘试探。

前方依然不可见。但仅仅是那黑暗的虚空,好像对他有一种奇怪的魔力,似乎隐隐约约地在召唤他,轻语着“来吧,到这里来”。

异空间是什么样子?

他研究这哥们儿好几年了。他试着建立了一个又一个模型。在这个领域里,实话说,他很成功。不过唯一的不完美就是没有人知道异空间究竟是什么样子,甚至连存不存在都是一个问题。

他不愿看见自己追求了那么长时间的东西不存在。

——那你们有遇到过异空间吗?就是独立于现存空间与时间的空白区。

——等你来探索。

艾萨克推给他的那个徽章,是他梦开始的地方。

执行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在宇宙中寻找已知问题的答案,以及寻求新的问题。

霍根不知觉地提升了速度,向着那个坐标航去。

五年,他收获很多了:一堆朋友,一场冒险,一段传奇,一个梦。

他在塞弗利尔的时候,没想过会拥有这么多。

或许同样重要的是,他将收获一个答案。

一个令他挣扎了好久的答案。

——在每个漫游者的心中,总有比自身性命更值得的东西。这些驱使着我们冒险,为了自己追求的而不顾一切。

他懂得了。或许更准确地,他意识到了。

冒险是平常事,只因好奇而已。

仅因为不想留有遗憾。

而现在,他圆满了。

他将不在任何一处、任何一时。

也许这就是他最好的归宿吧。

没有空间。没有时间。

“他消失了!舰长!”艾瑞斯曼惊奇地喊道。

【无处无时】

习惯了四维的大脑还不能立即适应这里的情况。

霍根感觉怪极了。身边时而广阔时而又觉得狭窄。自己的身体好似塞满了整个地方又好似所有地方全集中在一个点上。他的头顶和脚尖重叠了。他的前一秒和后一秒也重叠了。奇奇怪怪。

他现在无处不在,又不在一方。

从宇宙的一边到另一边,从时间最初的起点到维度的坍缩。

霍根正想着自己后一秒将想的事。所有东西叠在一起,是混乱的。

对于他来说,“过去”、“现在”、“未来”已经没有根本区别。

如果是在“外面”,他的动作会被称为“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如此安宁的样子”。

至少这证明了我是正确的。霍根几秒前、正在、一小时后、时间尽头的时刻这么想。

THE END

*英文附录:(专有名词)

塞玛利亚斯星系Ziemmalyazs

星航号Interspace

维恩斯•克拉克Viens Clarke

查理斯•哈伦Charlis Halen

杰尔莫•康斯坦丁Jelmer Constantine

卢威尔•斯洛曼Luvior Sloman

雨果•范斯沃斯Hugo Farnsworth

马克•霍根Marc Horgen

贝尔蒙特•梅金Belmont Makin

塞安•艾瑞斯曼Siean Erisman

亚梅利亚•阿森蒂Ameriat Asentee

米特尔星系Mitel

依维特系Ievett

塞弗利尔星Ceverial

马克•艾萨克Marc Isaac

麦考伊McKoii

魏夏星系Wieshat

凯斯洛系Ceslore

因希尔星Incier

德伊亚特星Deiat

奥里极罗星Origiro

诺曼•戴特蒙Norman Detmon

米卡树Mickkaa Tree

“漫游者”计划WANDERER

兰森•卡卢那Ranson Caluna

克里因•安托尼Kryen Antoni

法拉尔•罗登Farral Rodden

李维•斯塔梅兹Levy Stamets

杰特•索何Jett Sohe

哈珀•西卡利亚Harper Sycalia

华莱斯•爱德华Wallace Edward

写在后面

至此,星联系列不再写了。也许是考试的原因。四年前我不再创作,2019年又拾起笔来,而今又放下,不知何时再启。封闭的世界就该封闭着,想象就该留在想象力。觉着开放得太多了。

今感谢@莫宗 让我遇见lofter。感谢@倦暖 @莫宗 @玻尔如是说 对此系列的支持,以及@lwd-temp 为妥善保管文章作出的贡献。


来自lwd-temp:

Em…非常欣赏有能力独自完成无论篇幅长短的科幻小说的作者,

也同样感谢EXPLORER让我再次关注LOFTER平台,

只是做了一点微小的工作,不足感谢。

再次感谢EXPLORER授权转载。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