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ProjectZ的简短内部报告和情报共享(公开版本)

[记录开始]

(整理文稿的声音)

(低语,无法辨识)

“同志们好,我们很幸运地有机会再次相见。”又是她。“我将代表上层叙事对项目的细节做一些补充。”

“首先,我们的deadline在上层叙事的要求下再次提前。最迟在下一年的1月,我们将解决所有问题或执行“涅槃”计划。无论如何,我们都将做好完全失败的准备。”

“其次,我们决定承认并接受失败主义存在的合理性和必然性。在组内研讨中,我们认为行动有效组织和获得成效的可能性极小。我身为计划者存在想象力缺失、计划不明确、执行不果断等诸多问题,对此我向组织深表歉意。”

(听众们的一阵低声讨论)

“下面,我将在上层叙事的协助下,将未讲完的故事在此补充完整。”

“冲突的发生时间可以被定位到毕业之后至常盘台开学之间。我们普遍认为,尝试交流过于频繁是冲突的产生原因。”

“在初步评估中,项目发起人将此认定为‘重大损失’并计划了完全不成功也不合理的解决方案。我们认为,这直接导致了冲突的升级。”

“也许你们认为以此定义‘重大损失’是不恰当的。同样地,这也将是我们的首次披露内容之一。”

他真的太可爱了。这是她作出如此判定的原因之一。”

听众们显出疑惑的神情。

“这看起来也许很可笑,但限于她的愚蠢,我们无法改变这一现实。”

“其次,长期的友好、有利关系同样也是作出此判断的原因。”

“我还记得上次会议后有成员私下联系我,试图对‘最有趣的部分’提出质疑。我们无法否认、同样也无法承认这一内容的任何可能暗示。这一点对于上层叙事也一样。”

“发起人在计划初期不公开项目目的的决定被认为是严重的战略失误,这又一次加重了冲突。”

“我们要收拾的烂摊子比我们想象的要凌乱得多、也悲伤得多,此情况被认为是由发起人的错误行为造成的。”

“很抱歉再次召集你们并提供了如此凌乱的信息。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更重要的是工作时间也不多了。作为上层叙事的投影,相信你们的上层叙事现在正在忙于CEE,我们从EXPLORER的上层叙事得知了这个消息。”

“虽然我曾经要求减少失败主义情绪,但我不得不说,我们的成功几率接近于0。我们的目标,Z,处在博弈的相对有利位置,这给我们的计划带来了很多阻碍。”

“我们曾经有过保护所有参与者的心理健康的要求。现在,目标本人不包括在内,计划本身便与此要求相违。”

“最后,我们将加入另一名目标Z,此项目的发起者和计划者为EXPLORER。我们的计划将更名为ProjectZZ并普遍使用ProjectZ的简略表达方式。“

“同志们,我们似乎一定会失败,但我们也一定会尝试在必要时给予目标重创,则吾偿前辱之责,虽万心痛,岂有悔哉?”

“同志们,再次感谢你们的参与。无论是否再次参与活动,我和上层叙事都将永远记得你们和你们的贡献。非常荣幸能与你们共事。”

“我们的保密要求将发生一些变化,这些更改还在计划当中。”

“同志们,你们可以离开了。”

听众们从座位上起身,向上方标有"EXIT"的电影院放映厅出口走去。

“上叙,我记得你曾经说过一句话,好像是‘庆幸遇见你,但遗憾只是遇见你。’?”

不,“庆幸遇见你,就算只是遇见你。”。

“您直到现在还记得?”

一阵沉默。

在远方的某个地方,有一个微弱的人类声音。

你经过我身旁

像鹿穿过花岗

风吹开一枝扶桑花

[记录结束?]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