谏考试书

谏考试书

【现代】佚名

​ 余近以闻诸班欲加试众多,窃以为不当也。昨年之乱,犹在余目。始有考试繁多而阅卷不暇,又有阅者怠惰而评判不确,亦有卷已阅而不适于余,且有已适于余而无人评讲。而窃语舞弊者处其间,亲故攀比者充人耳。由此观之,往年之乱甚矣,而皆起于加试也。而近日竟与诸班联试,则祸愈甚矣。

​ 试也,实有助于学者,而今以之致祸,何哉?余以为弊在试繁。试繁也,则应者应之不暇,处试间而自习无望,乏自习而学业推迟,学业推迟而学之不精,学之不精则愈倦于试也。由是也,是以应减试而多自习,精试而多讲评也。

​ 余每应试,多以谨待之,而卒以致疾。每及期初、中、末、月考前后,余常觉身体有恙。每及试终,多有智力衰微而体肤异常也。大试尚且若此,而小试繁之亦然。由是以往,吾恐吾未及功成而衰于试,未及终余学而丧于疾也。

​ 依上述也,试繁之弊大也,非亲历者而不能知之也。余是以作此文,以闻君之耳而晓君以实情也。

​ 谨再拜。

佚名

书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七十一年六月十九日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