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玫瑰

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转载自玫瑰 By Dr.Hannah

© SCP基金会


Hannahandherboy


Part 1 我们本应获得的美丽

Source

“我想要…很多很多的钱。”

“你知道你不必这样的。”

在异常消失之后,O5们不知不觉的消失了,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是否真的存在过。基金会也一样。这代表人类或许终于安全了,但或许人类从未安全过。

坐在轮椅上的研究员的阿兹海默症突然就到了很严重的地步,喜欢穿粉色的男孩没有任何学历,战无不胜的神父被迫做了截肢手术。很快被政府赶出了市中心的那座最好地段的大楼。

很有趣的是在这种情况下她居然还有条狗。

“你知道你不必这样的。”

Hannah不必和他们共患难,世俗眼光看来是这样的。她的学历并非已经消失了的异常大学颁发,就算在今天也是金光闪闪的心理博士学位。她没有用异常续命或者维持生命力,战斗力或者自己的容颜。

拿着文凭,拿着实习经历,去找工作,做心理咨询,或者做大学老师然后养活自己。这是对于现在的基金会员工来说太幸福的道路。

截肢的神父没办法敲代码做码农,正如阿兹海默症的轮椅研究员不能再睿智的给出一个个充满人生经历历经沧桑的宝贵建议。

要维护他们的医药费和日常开销需要很多很多的钱。

“我想要很多很多的钱。”

解开的肩带散落在腰间摇曳,半开的窗帘内射入似乎能照亮什么但无济于事的阳光,能看到阳光照亮她的部分肌肤。

她向撒落着现金的床上伸手,腰肢和臀部形成了纯粹的弧线,和她的眼神一样澄静,空气中有喘息声和阳光照射下飞起的微尘。

她感受到一股拉力,随后被拽回到了她本该停留的位置。

“你可不能做到一半就加钱。”


Part 2 带我重回我们仍知何去何从的时光

Source

被闹钟吵醒,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又是那发黄的天花板,今天比起昨天多掉了一块,露出了冰冷残酷的灰色。

第一个撞击着这个孩子的大脑的情绪是愤怒,无端生长着的嘈杂的无处发泄的愤怒和暴躁,然后是困意,眼皮的沉重让他更加暴躁。

他听到了温柔的几乎和现在的画面产生违和感的声音“小朋友起床上学啦。”

粗暴的拉开衣柜导致的后果是半扇门被他拽了下来,一股霉味冲进了少年的鼻腔,他发现自己最喜欢的粉色衣服已经辨认不出原来的颜色。

闻声走来的女性探头,映入眼帘的永远是她黑色的长发。“没事的,小朋友长得太快了而已,控制不好自己的力气,大家都有这个时候的。”

这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治愈人心的声音,这个念头暴躁的冲击着他的心室。

手上的半扇门被他愤怒的扔在了地上。

“我说了我不想再和那些比我小那么多的孩子一起读初一你听没听到!整天在这里什么都没有连干净的衣服都没有!我知道!你闭嘴!”他打断了欲言又止的女性。“我知道你要说什么,现状,会好起来的,不学习没出路,我知道!我tm知道!”

蒙着一层灰尘的地板溅上了几滴泪水,很快在地板上干了,但流下了水渍,一只蜈蚣悠闲又满意的踱步经过了那朵花,因而花的形状不太像花了。

少年愤怒的一把推开努力擦眼泪的女性,而受力对象被一把推得跌坐在了地上。

孩子是控制不好力气的。

夜幕降临的时候孩子回到了破旧的出租屋。

而本该在工作的女性却仍旧坐在露出了黄色的海绵和金属弹簧的破旧沙发上。

她看向他,“饿了吗?”她问。

男孩诚实的点头。然而这是第一次,他说饿了之后那位女性没给他准备食物。

“不开心吗?”她问。

男孩诚实的第二次点头。

她招手,“我知道有一件,能让所有人开心起来的事。”

Hannah想起来自己曾经看过的海,爱琴海,圣克鲁兹,圣莫妮卡,东海,日本海。海风里有盐,海水里有巨大的拥有人类永远都达不到的浪漫境界的鲸鱼。这一切都和这个少年一样纯粹。

601坐在沙发上,紧贴着Hannah。他以为他和自己的监护人,可以说是母亲,将要迎来第一次的和解,接下来就像是Hannah无数次对他做的那样,安慰,倾听,然后轻松的谈话。

他想说他今天在外面游荡的公园里看到了一只松鼠,一只奶猫,他用自己少的有限的零花钱买了一根香肠喂猫,没有买牛奶,因为Hannah和他说过猫咪乳糖不耐。

但他听到了自己牛仔裤拉链的声音。

他从没从这个角度看过Hannah的脸,很近,从下往上。

她太轻了。

血液像是火焰,冲破了他的理智,有些东西不受他的控制。

熟练的律动,发丝散乱的落在601的背后。他感受到有柔软的手臂抱着他的脖子,但他很快就没心情感受那些了。

少年感受到了那个女人的一阵抽搐,然后她从他身上离开。

“你还没有?”她问。他本能的摇头。

于是她伸出了手。

那是第一次。


Part 3 悬崖边的天鹅湖

Source

困惑,在那件事发生之后困扰着601的最深的感受是困惑。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异常消失了,所以蜥蜴普通的老死,雕像被不知道拖去了哪个垃圾场,又或是艺术馆,狗不再会说话,他也不再能变成雾气。这是好事吗?

孩子可以理解在那一瞬间的消失之后断裂的资金链,他也明白为什么世纪安保大厦不再是他的家。他所不明白的是,在此之前,他所收到的一切教育都告诉他,最重要的是彼此相扶支撑着的彼此。但现在似乎不是了。

更重要的是钱。

Hannah不会再为了他的善良拼命的表扬他,她想看到他更好的成绩,再好的成绩。不需要太多金钱也能考上更好的学校养活自己的未来。

最重要的是活着。

世界似乎变了,但601觉得自己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个异常。所以在那一天的暴发之后,他没有得到他想要的东西,他理想中,完美的,原本团结而幸福的经典Site-CN-34风格的世界。

他得到了性。

601无法否认性能使他快乐,那是甜美而焕然一新的东西。但他不理解的是,他想要的,是那个原来的世界。那个Hannah不会疲于在外面做着似乎不是保护世界但仍旧疲惫,一定不高尚,至少不如以前的高尚的工作。大家团结在一起,看着这个被控制收容保护的秘密组织保护下美梦的世界。他想要的不是,至少不只是这种纯粹的身体上的刺激和快感。

他想到了他一直回避去想的可能性之一。

可能这是现在的Hannah唯一能给他的快乐。


Part 4 追寻那束光

Source

少年觉得自己错了。他回想起曾经Hannah对他说过的话,那时候异常还没有消失,世纪安保大厦就伫立在那里,似乎永远,永远都不会消失。

他的收容室比现在的出租屋的条件好了很多,有窗户,落地的玻璃窗。这是因为他极为友好而合作的表现特别批准给他的。Hannah会在每天的下午定期巡视一遍收容的异常。他记得早期,Hannah把Site-CN-34的异常检查一遍甚至不用15分钟,但后来,可能两个小时都检查不完。

记忆中的那天Hannah到他的收容室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了,而他在看书。对话已经模糊,收容室的细节也像渐渐淡去的墨迹。但他记得,Hannah对他说,“生活真的,真的很困难。但这不是我们不去正视我们自己想要什么,并且努力去得到的理由”。

那一刻的天际线边缘轻舞着的落日余晖和落地窗前的Hannah飞扬的发丝颜色鲜艳轮廓鲜明的快要刺伤601在记忆中的目光。

但他不忍移开视线。

他觉得自己错了,他在之前表现得像个任性的孩子,而他一直觉得自己已经不小了。所以如果他想要那个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世界,那么他就应该自己去争取,而非对着已经很疲惫的自己的监护人大喊大叫。

他想要保护Hannah。

如果命运和过山车一样,那么601相信,他能让过山车再一次上去,或者至少,平稳的停下来。

他觉得自己一定能做到。


Part 5 灵魂深处

Source

Hannah梅觉得很厌烦。她感觉的到身后的男孩的目光,但她真的太累了。

你和我,和她本人都知道她在做什么样的工作。清楚明了的知道。我们都理解她做的事的必然性和合理性,这是她,这是Hannah。

是的,普通的心理博士没必要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来带着和自己完全没有血缘关系的人活着。但是对于心理博士Hannah而言,这是她唯一有,也唯一会做的选择。

工作始终是让人疲惫的,无论是曾经的基金会,还是现在的工作。Hannah感受到的精疲力竭也不止来源于身体,有时候在凌晨,工作完毕离开酒店的时候,天光微亮。

城市雾蒙蒙的清晨,路边的绿植带着湿漉漉的露珠。她会想到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而这才是让她真正精神疲惫到现在这个地步的原因,在选择了付出一切来带着她认为真正重要的东西一起活下去之后,她本质的,灵魂的,骨子里的,对于美丽的追求和高贵的向往才让她真正的痛苦。那是她本应,而且理所应当获得的美丽,她值得这一切。如果她不值得,那么没有人值得。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但她更知道,这是她会做出的决定。她认为这么做是值得的,不然她一开始就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只是精神上的更多的追求让她痛苦,所以不去想就好了吧。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那么就,用最简单的方法,只要达到目的就好了。她这么想着,所以钱,很多钱,更多钱。她知道她一定要这么做。所以她面对着暴怒的孩子选择了最简单的让他获得快乐的方式。

如果这不是正确的话,请你告诉我什么是正确吧。她不屑的想。

但那个孩子看着她,她没有能力,或者说是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她不知道为什么,那个男孩的眼睛深邃的像是湖水,蕴藏着星辰和大海,而更重要的是澄静和纯粹。她被“我可能做错了”这个想法狠狠地烫了一下,但孩子的眼睛流淌着的那些东西似乎拂过了她的伤口。

所以她转过身,粘腻的厌烦和不知是什么但真的十分慌乱的感觉涌上心头。她在逃避那双眼睛,和他的目光。

但出租屋里别人50块钱抛售的电视亮了起来。

01:04:51:SCP-CN-601被探测到移动向D-4200,试图包裹住D-4200,但无法完全包裹。SCP-CN-601被探测到在接触到地面液体与挥发出气体时剧烈颤抖,体积以肉眼可观测的速率变小。

01:10:07:D-4200死亡。与此同时Hannah博士出现在收容室外,已确认Hannah博士违规携带了SCP-CN-▇▇与SCP-CN-▇▇▇帮助自己潜入临时收容站点▇▇。

01:11:43:Hannah博士使用SCP-CN-▇▇保护自己不被有毒气体影响,打开收容间入口。劝说SCP-CN-601移出收容室。

01:20:00:SCP-CN-601移动至收容室外,Hannah博士指引SCP-CN-601进入她携带的双肩包,并在双肩包里放了一个玩具兔子。

01:21:59:Hannah博士背起该双肩包,离开临时收容站点▇▇。

她想起了那一天,腐蚀性气体和酸液,飞舞在那个即将崩塌的临时收容室里。明艳的粉红色雾气四处躲避那些东西,但是无论如何都不肯离开那个D级人员的尸体。

“SCP-CN-601?601?小朋友?乖?出来吧。”

“再这样你会死的,就是再也听不到好听的儿歌也没有好玩的玩具了,活着很好哟。”

“活着的话,恩,可以每天看到蓝色的天,白色的云,和绿色的树,它们都和你的颜色一样好看的。”

“我这里,没办法撑很久,拜托你快点出来吧,我们一起回34,34就是Site-CN-34。我来的地方,也是我工作生活的地方,那里不会再有人这样对待你的。”

Hannah看着稀薄的保护膜,咬牙。

“那我进来把你带出去。”

粉色雾气慢慢的移了过来。

失去了重心的感觉,但是601在身后支持着她,她瘫坐在601为她搬来的凳子上,泪光闪烁。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Part 6 深入骨髓我仍能感受到你

Source

因此日子甜甜的流逝,不出所料。

601是优秀的人,就像他走出来的那个地方的所有人一样优秀,甚至比他们还要优秀。毋庸置疑。

而Hannah考回了心理咨询师执照,在这个城市,这个国家,心理健康渐渐地开始被所有人,至少是一部分人重视了起来。而Hannah无疑问是做这个工作的那些人里最好的几个之一。

就像是受到家暴的妇女能有社会工作者介入,无助的孩子们能被从失职的父母身边带走,加以更好的培养,校园暴力也能立法。

我们感觉到光芒照进了这个世界上很多在此之前灰暗无光的角落,正如同他们的生活一样。

601觉得很幸福,靠着自己的力量,支持自己最重要的人,这样的成就感难以用语言去形容。

他等着今天的大心理医生Hannah回家,就能给她尝尝他新研发的菜品。

门铃响了,601打开门。

眼前的女性让他愣了一下,在门内的灯光还没填满走廊的时候他以为那是Hannah。但是等他看清楚了之后他发现不是。眼前的人明显比Hannah年纪大了很多,但是她们,长得真的很像。不同的是这位女士的表情更为干脆,而眼角眉梢没有那份温柔。

“你好,我是她的母亲。”

601知道Hannah并不是孤儿,她的受教育经历和出生记录可以说是整个基金会最清楚的,没有语焉不详神秘的地方。他知道,在此之前,Hannah和自己的家人吵了一架。她的家人无法接受她要带着几个毫无关系的奇形怪状的人生活,因此Hannah离开了他们。

“我想说的是我的梅梅需要回到正常的生活,这也是她的选择,所以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来打扰她。”

601点头,因为是孩子,所以很单纯。所以根本没有想过有受骗的可能,他只是哭了而已。

一边哭一边笑,因为原来,就算Hannah变老了,然后变成了很刻薄的姐姐,也是很漂亮的。

601哭的停不下来,他的眼泪和他曾经所有的一切一样纯粹,他曾经只要哭,就能得到他想要的。在这个情况下他也没有变成熊孩子,这是非常难得的事。

但这次他知道他没办法把Hannah哭回来了。

三个月后呢,601渐渐从伤口中回复了,他乘一号线上学,存款还够用。他坐着等地铁。

被告知了601被送出国读书的Hannah略有些失魂落魄的从地铁上下来,她准备回家了。肩上背的包有些沉重,但她想生命始终在奔流。

然后她看到了站台对面的那个男孩。

她从来没感受过肾上腺素以这个速度分泌,就算是在曾经的世纪安保大厦,面对着成批的混沌分裂者进攻也没有。内心的狂喜,对,就是狂喜,纯粹的喜悦和激动。

她努力招手,拼命招手,但是对面认真读着教材的少年在嘈杂的环境中听不到。

再这样车要来了,她转身拼命跑,下电梯,再上去,就能,就能,601——

她的手臂被一把抓住。

“你不是那个,那个梅什么?你最近不营业了?我还想着去光顾你生意呢,有点职业道德啊我说。”形容粗鄙的男人抓着她大声说。

“放开放开!”她喊道,然后用力甩开——

尽管周围的乘客都在讨论那个跌落下站台并且被地铁撞了过去的女人,专心读书的601是不会听到这些的。

风吹过他的书页,露出了书中夹着的,那张Hannah的照片。

“我最喜欢你了。”他微笑着对照片上的女孩子说。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