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升起烟火的形状

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转载自升起烟火的形状 By Dr.See

© SCP基金会


无论是谁,看到烟火都会觉得很美丽吧……
腾空而起的那一刻,有没有想着谁呢……

瘫倒在地,任由酒精迷乱着早已麻木的神经,Hevy把手中早已空荡的酒瓶机械地塞入嘴中。向主管请了一天的假,原本打算去扫墓,结果最后还是蜷缩在屋子的角落,任由痛苦把自己淹没。

如果被她看到一定会被臭骂一顿吧。虽然当初很害怕这样的事情,但是现在却成了怎么也实现不了的奢求了。

没有酒,浇不了愁。

他把瓶子砸向房间的角落,爆裂的声音让他的思维稍微清醒了些,他怔怔地望着面前放着的相框,玻璃制品反射着他自己颓唐的脸颊,瘦削的脸上冒出了青茬,苍白的面孔没有一丝血色。

“不好好睡觉怎么行啊?”

“早餐不吃你就等着猝死吧。”

“胡子刮了,真难看。”

“我的男朋友一定要体体面面的,因为你体现的是我的审美,记住了吗?”

颤抖的手指碰不到相框,抓不到希望。

“Hevy,再见了……”

“Mal,Mal,Mal,Mal!Mal!”

绝望的嘶吼,传达在空荡的房间中。

抱着相框,一个人,无助。

一碗清酒放在了灵堂前,无人动过。

“Mal……”

她的笑容,她的衣服,她皱起的眉头,她捏着衣角的手,她喜欢吃苹果糖,给她买了一件浴衣,她脸红样子,她害羞跺脚的样子。

全部涌上了心头。

但是耳边,已没有了她轻声的呼唤。

“Mal……” 如果当初是我。

“Mal……” 如果我能早点说出那句话。

“Mal……” 对不起。

“Mal……” 你在哪。

“Mal……” 你听得见吗。

被推开的窗户传来了翅膀拍打的声音。

黑暗的房间迎来了一抹白色。

“Hevy。”

是她的呼唤。

自己的头被轻轻抱起,自己的痛苦被她容纳,自己的未来和她的未来有了交织。

此刻,她在。

“Mal?”

他回头,烟火升空而起。


明天是他的生日。

得打扮得漂漂亮亮的,Hannah这么想着,有些发愁地看着衣柜里的小裙子。各式各样,每一条都是自己曾经精心挑选过的。但是她没有去选那些华丽动人的长裙,而是打扮得像个女孩。

有些笨拙地为自己梳起了双马尾,苦恼地看着镜子里的人,想着他会不会觉得自己这样不好看,又把头发散开重新绑一遍。

折腾一番,Hannah最终承认自己着实不擅长双马尾。

顶着一头别扭的双马尾,她开始收拾起了行李,今晚她要坐飞往莫斯科的飞机。

为什么想要去莫斯科呢?她曾经问过他。

想要去看雪景啊。他很憧憬地说。

那时候他躺在病床上,表情温和。

照片上的他,也是一如既往地不安分。

和身份不符的搞怪行为常常把站点里的其他人惊得五雷轰顶。

但是直到最后都是个十分温柔的人啊。

除了看雪,他会不会想看其他的东西呢。

她回想着那个人曾经说过的话。

“嗒……”

打断她思绪的是落在木制的地板上的晶莹,不知什么时候,眼泪已经滴落在了地上。

“混蛋。”

她想起了曾经一个人对他的评价。

“混蛋老爹……”

“混蛋老爹……”

“混蛋老爹……”

哽咽的声音只能发出零碎的表达。

他说,你梳双马尾比披头发好看。

他说,你还没长大,像个孩子。

他说,坚强地活下去。

他说,他要离开了。

“汉娜,要加油啊。”

他说。

不记得他说过没有,

他喜欢烟花。

跪坐在地的她,听到了背后的声音。

烟火,升起来了。


知识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所以叫我过来到底是为了什么啊。”知识感受着夜上海的寒风。

“有个超级厉害的东西要给你看!”面前这个一蹦一跳的小孩子一边带着她走着一条难走的山路,一边兴高采烈地哼着歌。

知识呼了一口热气,看着它消散在夜空中。

栖息在夜晚之下的上海流露自己沉静的美丽,虽然生活在这个城市之中,但是却很少能够像这样看到全貌。

知识看着东方明珠塔,看到了这座城市的眺望,望向远方。

一丝笑意浮现在她的脸上,这样出来走走也不错啊。

“到了哦!”

有些夜盲的她看不清山顶的黑暗中藏着什么东西。眼前的人慢慢地转过身来。

一张稚嫩的脸上却没有往日的嬉闹,很用力的保持着严肃。

“知识啊,有件事情很早就想和你说了。”

“表白我已经表过了所以不用。”

“额……”See抓紧衣角的手松了下来。

“但是有时候我在想,我真的可以吗,会给知识带来困扰的吧,一直在给大家带来麻烦,我……”

“唉……”知识叹了口气。

“你呀,真是傻到没边了,果然心智才5岁么。”她摇了摇头。

“你就准备一直站在这和我长篇大论几个小时你的缺点么,然后又让我走回去?你还真是自私啊。”

See的嘴开合了几下,想要说些什么,只是嘴唇被一根有些冰冷的手指按住了。

“闭嘴吧你,我说你呀,能不能体谅我一下。我这一天在站点里和你一起的时间这么少,你就不懂得利用一下这段时间搞点浪漫什么的吗,亏我还期待这么久。啊啊,真是扫兴。”她为眼前这个男人的迟钝从心眼里感到无力。

“听好了,随便约女性出来这样草草收场可是要被骂海豹的哦?你不会就准备了3个小时的演讲吧。所以你要是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我可是要生气的啊。”

“其……其实是有准备东西的啦。”

“所以是什么呢?”

“还……还要等15分钟什么的……”

“哈?所以你原本的打算是讲个15分钟然后最后来个帅气的台词配合你的礼物么。”

“额……是的。”

“你呀……幸好我早就料到了。”

知识从身后的口袋里面拿出了一口保温瓶。

夜空之下,就着远处的夜景,清酒流入有些寒冷的肠胃带来了冬日里的一丝暖意。

希望大家都能有个美好的故事啊,知识看着美丽的景色这样想。想着,用手指刮去了身边的人不小心沾在脸上的奶油。


夜晚总是漫长的,Kirin忙碌在电脑前,准备着明天的工作,突然震动的手机打断了他,熟悉的名字给他带来了一点温暖,那是独属于普通人的温暖。

鸟舍里,Raven正在检查渡鸦们的健康,想到了曾经的那个人教她的方法,不知为何,她就想到了曾经的那个人背着她,带她去看烟花的场景。

一杯空掉的咖啡杯被放在了那个无人入座的位置上,主人虽然已经离开,但是每天一杯的咖啡还是不可少。

伍玖擦拭着炮管,脸上没有平时的疯疯癫癫,他仿佛看到了一个少年,带着一群孩子在山坡上玩着打仗的游戏。

Altale今天晚上没有投入他的工作,而是放眼望着夜空,期待着有什么东西能打破这夜空的沉寂,一颗流星?一架飞机?无人知道他在期待什么?

“Keki!吃饭啦!”Fourth将一盆狗粮放在了自己的宠物面前。她蹲在它的面前看着它笨拙地吃着狗粮,饭是一顿接着一顿,一辈子都吃不完,人生的路还长,一段接着一段,明天还得继续走下去。“卧槽,Keki你tm摔盆子是几个意思?长脸了?”

一块蛋糕被放在了面前,她想到了那个喜欢吃蛋糕的人。“蛋糕!就决定叫你这个名字了。”记得是这么说的。


时间,缓缓流逝。

在寂静的夜空下。

烟火静静地上升,慢慢绽放了自己的形状。

人们看到的烟火都是不一样的,烟火的形状,因为所想的人名字的不同,是不一样的。

它静静地开放在了夜空中,开放在了眼中。

没有愈合的伤疤。

没有说出口的离别。

没有道出的晚安。

已经告别了的过去。

已经无用的思念。

已经分开的联系。

在烟火之下一定能听到一个美好的回答吧。


“Mal你看到了吗……”

“混蛋老爹,该回家看烟花啦……”

“知识,我……唔”

“真美啊。”

“唉……”

“……”

“以前也看过这样的,挺好的……”

“烟花,真好啊。”

“哇,好漂亮!傻狗别叫!”

“拍一张,发给她吧。”

故事不止这些

“爸爸,你看,烟花!”

“恭喜您,祝您在新的岗位上工作顺利。”

“我要去日本读书!去夏日祭!去找我的爱情!”

“下一站,世纪大道,请要下车的乘客……”

“对不起,我不喜欢你,我爱你。”

“你愿意嫁给我吗。”

“妈,去床上睡吧,别着凉了。”


当烟花升起,绽放,绚烂。

心中的渴望一定会得到呼应吧。

山路并不好走,但是二人都觉得很值得,互相依靠着,走下去,一直走下去。

莫斯科的飞机晚点了,但是她不着急,她静静地回忆着,细细地回忆着,然后想着要努力前行。

他收拾起了房间,想不起自己是否做了一个关于她的梦,但至少,灵堂前的那一碗酒,已经被人喝掉了。

烟花很多,只要想看,一定还能看到更多。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