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场》台词

马主任:干什么呢这是?
瘦保安:哟,马主任,一会县里的领导不是要来吗,你看这叶子都黄了,我们给翻新一下。
马主任:给真绿植刷绿漆,那直接整两盆假的不就完了吗?
瘦保安:那能行吗,那不是弄虚作假吗?
马主任:你觉得搞形式主义比弄虚作假强是吧,上任领导怎么下去的,忘了?他就是为了应付上面的绿化检查,让人用油漆把整座山都给刷绿。就你俩这种行为跟他有什么区别?
胖保安:区……区别在于我们的用料啊,刷漆的手法啊,那还是有区别的,再说了,马主任,这事你要不说,别人不也看不出来吗。
马主任:是,上任领导吧,也以为别人看不出来,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呐,他是万万没想到,一场大火把周围所有的山都给烧黑了,就咱们这座山依然是翠绿翠绿的呀,看上去特别不科学,甚至都有些科幻,后来这事儿不就被曝光了吗?
胖保安:马主任,我们知道错了。
瘦保安:知道错了。
马主任:人郝科长今天来呀,就是要探访因为刷山而甲醛中毒的王铁牛同志,别整这些没有用的啊,都给我撤了。
胖保安:我就说刷漆的时候背点儿人、背点儿人。
瘦保安:我这是人点儿背、人点儿背啊。
马主任:王铁牛!别抻巴了,来来来,赶紧上床躺着,来。
王铁牛:你可来了!我啥时候能回家啊?我这病都好了一个月了!
马主任:这叫什么话?领导还没来探望你,你病怎么能好了呢?
王铁牛:我已经很配合你们了。我为了慢点好,后来把自己药都给停了!
马主任:铁牛啊,郝科长马上就到了,一会儿呢好好配合领导,完了就能回家了!
王铁牛:我还怎么配合?上一任领导让我去刷山,干的就是糊弄人的事儿,我现在病好了又让我装病?这不还是糊弄人吗?
马主任:他那是糊弄领导,搞形式主义。咱这是为了领导,演一出小戏。你想啊,领导大老远来探望你,结果你病好了,这不是让领导心寒呢吗。让人白跑一趟啊?
王铁牛:我紧张,我演不了。
马主任:你演不演?
王铁牛:我演肯定穿帮。
马主任:不演是吧?哎妈呀。动胎气了,哎呀……
王铁牛:没事吧马主任?行!你咋说咋是。
马主任:早这样不就完了么。非常简单的几个步骤啊,这样,咱俩先演练一下,我再进来,可就是郝科长了。“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我来晚了!”
王铁牛:领导好!
马主任:你扎鸡血了?你状态不对啊。你要演病入膏肓,不是演回光返照。
王铁牛:我都说了我演不了,我演不了。
马主任:怎么就演不了?多简单个事儿啊,你就往床上一躺,实在不行你话都不用说。领导进来跟你握手,你呢伸手够他,但是你中毒了,无力呀,胳膊抬不起来,这个时候呢你就用肩带肘、肘带腕、腕带手,够他!领导要是问你说“小伙子,家里有没有困难需要帮助的?”根本不用理他,继续够他,这只手够累了你就换只手够,但是切记,千万不能两只手一起够,你这样容易吓到他。跟我一起啊,肩带肘、肘带腕、腕带手,够;肩带肘、肘带腕、腕带手,够。来,来一次,go!Let's go!肩带肘、肘带腕、腕带手,够;肩带肘、肘带腕、腕带手,够;肩带肘、肘带腕、腕带手,够……
郝科长: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我来晚了!
马主任:不,您来早了!
郝科长:反正早晚都得来。叫……王铁牛?还是位女同志。那上一任领导太不像话了。他怎么能让一个女同志上山去刷漆呢?他可能也不知道你是位女同志吧?
马主任:呵呵呵……
郝科长:是不是我弄错了?是叫王铁牛啊,还是叫王铁妞啊?
王铁牛:王铁牛。
郝科长:家属你好。打搅你们了。小车啊。
车秘书:唉。
郝科长:负责这事儿的人是谁啊?
车秘书:当地的马主任。
郝科长:她人呢?她不是应该来吗?给她打电话。
马主任:唉?别别别……领导,有个事儿呢,我必须跟您解释一下……
郝科长:不必解释。你也是被迫害的。你是形式主义的受害者。
马主任:嗯,嗯。
郝科长:家里人都挺好的?
马主任:嗯,嗯。
郝科长:有什么问题啊就尽管提。
马主任:嗯,嗯。
郝科长:我来呀就是解决问题的。
马主任:嗯,嗯。
郝科长:你要不提啊,我还真就白来了。
马主任、郝科长:嗯,嗯。
郝科长:我好像知道你为啥叫铁牛了。
车秘书:领导,没接电话。我再出去多打几遍。
马主任:别别别,你要打死她啊?那个马主任现在应该是不太
方便接电话。她肯定是忙着呢。
郝科长:那就先不管她。这是我个人的一点心意。
马主任:领导……
郝科长:必须收。
马主任:不行,这个我不能要。
郝科长:不收就是嫌少。
王铁牛:别跟领导撕巴了,领导大老远儿的来看你,你不收不让领导心寒吗?领导,我先替她收下了。
郝科长:这不挺好吗。
车秘书:咱们时间差不多了,领导。
郝科长:那我们就先走了。
马主任:好。
郝科长:好好休息。
车秘书:临走之前咱们再来一张合影。
郝科长:还来呀?
车秘书:最后一张。
郝科长:好好好,来一张。
车秘书:来,看这边。表情丰富一点,感动一点,再放肆一点!要传到网上去的。
马主任:不能传网上,可不能传网上啊!
郝科长:什么意思?
马主任:领导,我必须跟您坦白。我是马主任,他是王铁牛。您不是来看他吗,他病已经好了,我正帮他回忆重病时候的状态,您就进来了……
郝科长:胡闹!
马主任:宝宝别怕啊,叔叔不是冲你。
郝科长:小马啊。上一任领导怎么下去的?对你就没有起到一点儿警示的作用吗?
马主任:警示了……
郝科长:你就这么给孩子做胎教的?
马主任:我错了。
郝科长:无可救药!
马主任:领导……
车秘书:领导您别生气啊!领导……马主任啊马主任,你跟领导耍那小聪明干什么!
马主任:我错了,我现在把领导追回来。
车秘书:追什么追啊。赶紧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你怀着孩子呢赶紧坐下,你不是病人吗赶紧躺下!领导,都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了,要不咱们再来一遍……
郝科长:对不起,让您受委屈了……怎么搞的,好像,状态没有刚才饱满了。
马主任:不是告诉你你得配合领导,肩带腕、腕带手,够够,够他啊!够,够他。
郝科长:是不是好像没有第一次那新鲜感了?
车秘书:是。
郝科长:来。再来啊。家里人都挺好的啊?
王铁牛:父母年龄大了,病在床上好几年了。
郝科长:好,家里人都好就好。今年收成怎么样啊?
王铁牛:秋收的时候我正躺这儿等您呢,地全荒了!
郝科长:好,丰收了就好!勤劳致富嘛。
王铁牛:领导,咱俩好像也没对上啊?
车秘书:没事儿,我这后期都能剪。
郝科长:有什么问题啊尽管提出来。我来就是来解决问题的。你要不提我还真就白来了。
王铁牛:我就先不提了。回头你帮我剪个问题吧。
郝科长:回头帮你剪个问题,那我不得回头才能帮你解决吗,趁我在,就现在,提!
王铁牛:我真没问题啊。
郝科长:真没问题?都被我解决完了,你看我这个解决问题的速度,你还满意吗?
马主任:领导啊,太厉害了,他还没问呢,您就都给解决完了,我一个念过书的人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您呐,词穷啦。
车秘书:别收回去,这个动作好,保持住,漂亮。
郝科长:铁牛啊,我那,我刚才那片心意呢?
王铁牛:领导,你的心意已经在我这了。
郝科长:来,再借我用一下。
王铁牛:你不是给我的吗。
郝科长:不借也行,不借我也要谢谢你,对我工作上的认可。“郝科长有心了”,你呀,病这么重,还能为我弄这个,你才有心了呢。
车秘书:素材够了。
郝科长:时间过得真快呀,那我就先走了,好好养病,回头我再来看你。
王铁牛:还来呀,我再躺就粘床上了我。
车秘书:临走之前咱们再来一张合影。
马主任:好啊。
郝科长:那好,那就把这儿给我空出来一个人的位置。
车秘书:好,三二一。
郝科长:哎,领导,知道您忙,您就不用特意往这跑了,啊,刚才合影的时候,我给您空出了一个位置,回头给您P上去就行。
领导:老郝啊,我现在正式告诉你,经过我们前期调查,你表态多、调门高、乱作为、假作为的问题严重,群众反映强烈,我这里呢,没有你的位置了,等待处理吧!

Source

留下评论